《自由电子新闻网》2001年5月4日:仰谔大法王请降甘露舍利 将隐世修行

关于“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的说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记实一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举行了庄严隆重的首发仪式,美国国会图书馆并正式收藏此书,自此人们才知道原来一直广受大家尊敬的义云高大师、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领袖或摄政王、大活佛行文认证,就是宇宙始祖报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号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人们就以“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来称呼了。这就犹如释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号为悉达多太子,但自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后,就改称“南无释迦牟尼佛”了,所以,我们现在称“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第614号决议正式以His Holiness来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称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义云高”和大师、总持大法王的尊称已经不存在了。但是,这个新闻是在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时人们还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为了尊重历史的真实,我们在新闻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称号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


仰谔大法王请降甘露舍利 将隐世修行

(台北讯)行踪向来飘忽不定的显密总持大法王仰谔益西诺布在佛诞日的特殊因缘下在美国洛杉矶现身,当日在云集的高僧现场观礼下,亲自为加持国泰民安、众生吉祥,再度修法请佛降下上大下小两英尺高的甘露和两百多颗舍利,随后率上首弟子十六人拜访显密圆通大师义云高,请大师帮他教化弟子,但大师以惭愧心婉言拒绝,大法王老人家对世界各地到处寻访他要请求认证的法王、活佛、法师表示,他即入深山隐世修行,不管世间俗务,没有特殊的佛法缘起,他是不会再出现世人眼前,要求认证的人去找别人吧。

今年是藏历铁蛇年,释迦牟尼佛佛诞日是农历四月八日即国历四月三十日,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修法求甘露所用的钵不是法王传承的法钵,而是一般所用的响铜钵,并且是启开钵盖而修的,可见大法王的道量实在太高了,这个求下甘露的铜钵在修完甘露法后即加持给在场的一位法师。

云高大师是在全世界佛教大会上被评选为全世界唯一的正宗佛教显密圆通大师,仰谔大法王与云高大师在大师下榻的洛城阿凯迪亚杭廷顿大道万豪渡假别墅酒店相会后,大家才弄清楚仰谔益西诺布大法王与云高大师都受教于仰谔益西诺布尊胜大法王,他二人同属仰谔益西诺布尊胜大法王教派,仰谔益西诺布法王全称法号名「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而云高大师的全称法号名「仰谔益西诺布云高」,只是由于出生年月相差,当仰谔益西诺布云高跟随仰谔益西诺布尊胜法王学习时,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早已学圆离开尊胜大法王,自行宏化了,后来世人简称仰谔益西诺布乌金赤巴法王为仰谔大法王,而仰谔益西诺布云高则被习惯称为云高大师,亦有称仰谔大法王的。

据有缘参加这次两大巨德会面的大仁波切说,能同时参拜两位佛教巨德,是他们毕生的缘起幸福,更高兴的是他们在现场吃到仰谔大法王请佛降下的甘露,听到法王讲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是诸佛教的妙谛,实在是百千万亿劫的福报,甘露的美味实在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形容,甘露的加持力,实在是无法用心里的话阐述。

这位仁波切描述当时的情况说,法会后仰谔大法王第一件事即率弟子大仁波且、大法师等十六人前往云高大师下榻的酒店拜访大师,两位大德一见面便互相问安,仰谔大法王与云高大师,相互谦让坐位,十分客气,最后共同入座。

谈话中仰谔大法王高度赞叹云高大师学贯三藏,德入圣洁,开示的法音完全代表佛陀的正宗如来教法,岂止是法王证量?并请云高大师帮他教化弟子,他说他实在敬佩大师,大法王还说,世界佛教大会评选大师为显密圆通大师,确实是当之无愧的!而云高大师却谦和的表示,这是世界佛教大会对我的鼓励。

大法王说:我专门为那次正邪研讨会修了一场甘露来证明它的正确性,这是佛菩萨的鉴定,而不单纯是大会的评选,大师级的法王如此谦虚,令我受益良多。

云高大师说,佛教深如渊海,自己只不过是刚入门而已,只有平常境界、惭愧身心,不堪一提,他没有能力帮大法王教授弟子,只可自习自审,他赞叹仰谔大法王才是代表如来正法的证量大圣者,道德高峰的楷模。两位巨德真诚自谦的品德让在场的佛弟子们敬佩得五体投地。

转自《自由电子新闻网》2001年5月4日:仰諤大法王請降甘露舍利 將隱世修行

来源: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