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藏那玛大师开示

我要提醒大家注意,真修实证才是自己的东西,明心见性要自己见才是真见,且不可以文字的理解做為见,只能以古德之法义做為助见的资粮。现在我來為你们说一首偈,以资大家真修取道,偈曰:

「 历代祖师说玄诃,明心见性口诀多,

后尘学子数他宝,临终还唱轮回歌,

不信但看此中人,我执满身人我行,

开口空洞妙有义,智慧神通不显灵。 」

想想这首偈语吧!你是在数他人的宝呢?还是真的见到自性了?你是用法义的语言來推想写成的所谓见性偈呢?还是真的见到了法身,明见了宇宙万物的真源呢?如果没有见到本性,是脱离不了轮回的。

如果你三业中,还存有「他不对,我对;他不了解我,我才明白我。」乃至更下层之人,还要争一个「我正确」,我执满身啊!如果你没有大悲菩提心,处处「我说了算,众生算什麼」,你见什麼性呀?甚至拿恶习去面对弟子,还大言不惭的说:「我是為你们成材,為你们好。」这样不知羞的话,他竟然讲得出口,此类邪见之人,為什麼不用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呢?自己恶习满身,不知拿什麼來為他人好,為了冒充自己是明心见性的人,八方摘拿祖师们的玄义,讲自我的所谓相对论,说世间法是平等的,高与低也是平等的,殊不知你已错解法性的真谛!

正如我有一个弟子对我说:「师父!我见到了本性,里面什麼也没有,就是一个空。一切都平等,地狱天堂,黑暗光明,日月方向,晚上和白天,全部一个样,所以佛说:无男女相。」

我说:「你没有明心,又怎见性呢?」

他说:「弟子见了就见了,不然我怎麼会讲这些道理呢?」

我说:「不错你确实见了,见到了书上写的。」

他说:「师父呀!你為什麼不信我呢?你再考考我看。」

我当下叫人拿來哈达,把他的双目盖上,就地让他转了六圈,一圈不多,一圈也不少,然后再让他步向法台,可他却错了方向,一头碰上了墙壁。

我说:「你為什麼不走佛法的方向,偏要去碰壁呢?」

他说:「我眼睛看不见。」

我说:「肉眼怎能见得到自性呢?你不该偷学圣者们的相对法,变成自己的错谬论。圣者是於真如自性中,施万法於妙有,而你是落入高调阔唱凡夫的空洞断灭见。没有自性可见,没有生死可了,所以你才在轮回中六圈打转,还是找不到法台的方向,终归是会碰壁的。任你空洞理论一大堆没有用,无常照常会來请你的。如果你硬要说见了性,及我见性了,智就开了,那麼我请问你,智慧体现的力量在哪里?在五明的哪一个地方表现了呢?得到的高度又如何?是有惊世之才吗?有的人乃至把妙有挂在口上,行在笔尖,既然如此,你的广大神通在哪里展现过呢?没有,一点儿也没有,还是听我一言,好好的闻法,认真修持吧!」

(本文自伏藏那玛大师《顿悟与解脱大手印精髓》法音开示摘录整理而成)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