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同意我留下来

佛陀同意我留下來

——本文转载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跟随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來佛陀上师快六年了,这两年,佛陀上师传了我绿度母法,也传了我净土法门,这个净土法门念佛号是有秘密手印的。

说到这个秘密手印呢,就想起侯欲善居士,我是参加了他的往升仪式的,他能往升西方极乐世界是理所当然的事,是一定会往升的嘛!因為他学的法,是我的佛陀上师所传的真正念佛大法,有专门的手印的。说他必然往升,是因為我本人也是亲身经历了的。

我跟随佛陀上师的这几年,当佛陀上师做作品的时候,我与师姐们时常在身边的。有一天,佛陀上师鼓励我们也雕塑创作,跟在老人家身边看著,老人家做啊,雕呀,挖的,涂啊,耳濡目染,心里有些体会,虽然生平一点儿都没有绘画雕刻的基础,但老人家的鼓励给了我无限的加持,一有空闲我就在作品上下功夫,我是很投入的,心里很喜悦。

当『顽石生华』这个作品完成后,我坐下來静静观赏,既高兴又满足,刹那间,心寂静下來,我想來一个大定吧!谁知竟入了寂灭定,真没想到,道业的成就是这样紧密联系在日常生活里的。

那时,虚空都是绿色和红颜色的光,我与光汇在一起, 我心想,是的!圆满!这是圆满了!念佛吧!我结上手印,称念南无阿弥陀佛,祈求阿弥陀佛來接我。

隔了些时,阿弥陀佛真的來了,啊呀!來了,真的來了,太庄严了,无法写出來!我伸手要抓住阿弥陀佛的手,另一只脚要踏上莲花的时候,佛陀上师赶到,我听到佛陀上师的声音给阿弥陀佛说:「佛陀啊!别忙接走,别忙接走,留下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此时阿弥陀佛把莲花收起來了,笑笑把我放到原位。就这样,我留了下來,可是身体不能动,因為我已经死了,但能听到佛陀上师念咒的声音,师姐们说,当时我全身僵硬,冰冷,沉重,就是死人一个。

佛陀上师為我做了大加持,通达了佛陀同意,当时有两道圆柱形的白光,罩在我四周,我身上,我的魂才归了尸体,我的体温才温暖过來。

因為我们平常都称三世多杰羌佛為佛陀上师,可是佛陀上师不喜欢我们称他為佛陀上师,一再告诫我们不要称他佛陀上师。如果不是佛陀,哪能传的佛法个个成就呢?又為什麼世界上的大德菩萨很多都是他的弟子呢?成就的人太多,近的有侯欲善、林刘惠秀、余林彩春居士,早期的更不用说了,有坐化的、有现各种瑞相的、有虹化的、有烧出舍利子的、现种子字的等等。

不是佛陀,怎麼阿弥陀佛都已经要把我接走了,而佛陀上师一句话就把我留了下來,像我这样驽钝的质材,竟然也能爆发工巧明,作出这样一件作品,难怪佛陀上师在石上题曰:「顽石生华」。我的佛陀上师不仅是我一个人的佛陀上师,更是实实在在的法界的最高古佛!是所有圣凡两众的最终依怙!

佛弟子释了慧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