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明宗因喻三支作法略解(三)

二、辨    因

(一)因的意义

1.  狭义的因

  从狭义來说,因就是推理论证的依据。

  在因明中,宗為所立,因和喻為能立,宗中的法与因之间存在著不相离的因果关系。如「所作」因与「无常」法之间就存在这种关系,因此可以说「凡诸所作,见彼无常」。只有当因与宗中之法具有一定不易的因果关系时,宗上的有法与法之间的关系才能确立,因就是这样來证成宗的。

2.  广义的因

  从广义來说,因就是因明学上所说的「二因」,以及由此衍生的「六因」。

  《大疏》云:「因有二种:一生,二了。」这就是说,因可分為「生因」和「了因」两种。

  在论辩的立敌双方中,从立论者这一方來说,其任务在开悟论敌,藉语言形式表达充足的理由,來启发论敌的智慧,使之解悟,这就是「生因」。从敌证者这一方來说,在立论者的启示下,引起论敌的智解,终於有所了悟,这就叫「了因」。所以,生因和了因是从立敌双方的角度上來分别的,这两者之间有明显的因果关系:生因是了因的原因,了因是生因的结果。二者之中,以生因為主,生因是产生了因的前提。

  《大疏》云:「生因有三:一言生因,二智生因,三义生因。言生因者,谓立论者立因等言,能生敌论决定解故。……智生因者,谓立论者发言之智,正生他解实在多言,智能起言,言生因因。……义生因者,义有二种:一道理名义,二境界名义。道理义者,谓立论者言所诠义;…境界义者,為境能生敌证者智。……根本立义拟生他解,他智解起本藉言生,故言為正生,智义兼生摄。」

  这段话是说,生因分為三种,即言生因、智生因、义生因。

  言生因就是立论者通过所立的宗、因、喻等言论,使论敌了悟立论的宗旨,而产生新的解悟。智生因就是立论者发言的智慧,因為要使论敌改变原來的论点主要在於立者的言论,而立者的言论起源於立者的智慧,因此智生因又是产生言生因的原因。义生因包含两个方面:一是立论者所阐发的正确道理;二是立论者根据敌证者所能理解的事实來说,从而使其产生解悟的智慧。由於因明立论之目的,在於使论敌产生解悟,而能启发论敌的智慧使之解悟,主要是依靠立者的言论,所以在三种生因中,言生因是正因,而智生因和义生因则体现於言生因之中。

  《大疏》云:「智了因者,…但由智力,了所说义。言了因者,谓立论主能立之言,由此言故,敌证二徒,了解所立。……义了因者,谓立论主能立言下所诠之义,為境能生他之智了。」

  这里是说,了因也分為三种,即智了因、言了因、义了因。

  智了因就是敌证者得以了解立者的宗旨和理由之智慧。言了因就是立论者言说能立的因和喻,使论敌和证义者通过这些陈述,而对所立宗的意义有所解悟。义了因就是立论者陈说的因、喻中所包含的道理和事实,能使敌证者产生智解了悟。在三种了因中,以智了因為正因,因為立者的言论,需要通过敌者的智慧才能解悟,而在智了之时,其中也已包括言了和义了。

  《大疏》云:「分别生了,虽成六因,正意唯取言生、智了。由言生故,敌证解生,由智了故,隐义今显。故正取二,為因相体,兼余无失。」

  综上所述,因有广狭二义:狭义的因,是相对於宗而言的;广义的因,是从立敌双方來分别的。生因与了因各分為三,其中以言生因、智了因為正因。这两者之间,言生因是因,智了因是果,故又以言生因為主。

本文来源 佛教正法中心因明宗因喻三支作法略解(三)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