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佛法在人间 眉间金刚毛大曝光

真实佛法在人间 眉间金刚毛大曝光

文.图∕丁舜怡

       古人尝言:“临邛道上红都客,能以精神治魂魄。”此虽千古流传之言,但真正能其所见的寥若晨星,而记者却有幸身为其一,亲证佛法修实成果。

        四月间的临邛,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在友人观修和尚的陪同下,我们带了干粮和帐蓬,一大早便轻装上路。

        尽管常年习于坐车,久未长途跋涉,但一路上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倒也使人神清气爽,不觉疲乏。加上观修师对此小道颇为熟悉,所以往往看起来林木一片,毫无道路,但走近时竟是峰回路转,别有洞天。就这样,我们白天赶路,晚上支起帐篷,择地而卧。到第三天中午,终于走到了目的地:一线天。

一代奇僧居洞室

        此一线天可谓天显其功,神奇秘隙,只见两块山头平直如削,相对而立、高不可测,没有任何树木,只有一些青藤贴壁而生。下午的阳光从这约两尺宽的缝隙倾泻而下,让人在这诡秘的环境中,感到有些依靠。

        正在惶然间,观修师高声念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过会儿,只听一声“阿弥陀佛”传来,我抬头一看,半山壁间,一处青藤被拨开,一条藤梯慢慢落下。一个沙弥顺着藤梯慢慢下来。“这是观心,僧者的侍者。”观修向我介绍说,我赶紧递上名片,观心摇了摇手说:“你们来得很不巧,今天见不到师父了。”“那么明天行不行?”我急着问。观心笑着说:“那就很难说了,师父已入定两天了,通常他老人家一入定,一月、半月不出来都是常事。”

        看我着急的样子,观修道:“不管怎样,先上去给师父顶个礼吧!”昼夜不眠常入定。

昼夜不眠常入定

        我们攀藤梯而上,原来上面是一个二十平方米见方的洞室,正中一位面目清衢、美髯飘飘的老者,结咖趺端坐着,状如磐石,如如不动,犹甚电影中所现当年的达摩祖师。

        此时,我急忙拿出相机照相,观修一见,赶紧拉着我顶礼,当我们刚刚跪下,突然听到一亮如宏钟一样的声音:“快起来吧,走了三天,鞋子烂了,脚趾也出血了,还不快坐下休息。”听到这话,我真是大吃一惊,不仅是声音太大,更由于来的第一天下午,我不小心,右脚碰到石头,鞋子被划破了一道伤口,大脚趾出血,到现在还在痛,没有想到这位高人竟然一下子就都说出来了!我赶快抬起头,见我一副吃惊的样子,高人微笑着说:“没事了,马上就好了。”说完,就让我坐在椅子上。

        这是两把旧了不能再旧的藤椅,我坐上去真担心它会垮掉。环顾四周,整个石窟陈设极其简单,但非常洁净。一张石桌和四个石凳亮可照人,高人坐的稍大一些,上面垫了一张草垫,没有床,更没有我们城里人所谓的家俱。石龛里有两、三只碗,而在洞口用三个石头支起一个锅子,就算是灶台了。石桌上有一把茶壶,也不知有几十年的历史。除此之外,便不见有其它的东西。

金刚毫毛大放光

        观修和尚是这位高人的弟子,他们交谈的内容我似懂非懂,所以我不便插话,只好静听,同时打量起已为我显了神通的高人。原来这位高人名叫老纳僧(即多杰洛桑老法王,编者注),修行多年,习得一身金刚内功,终年四季,昼夜不眠。他虽已89岁高龄,但行止风辨犹甚壮年,其语言刚劲有力,明快坦然,落地有聱。更为奇怪的是,他的眉间有一撮毛,有黑有白,向上盘旋,长约一英寸,在也与观修谈话间,这个眉间的毛竟然“放光”三次。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向僧者打听其中的奥妙,但僧者却如如不答。

        观修见我穷问不止,始征得僧者同意,向我介绍老纳僧的一点情况。原来老纳僧当年刚刚出生时,其眉间便有一些黑毛,长约数寸,僧者的父母认为这是不吉利的,便强行把这些毛拔掉了。并了使他能顺利成长,便把僧者寄放在寺庙里抚养。也是由此因缘,僧者早年便出家,幼年受戒,身居比丘大和尚,曾进学于太虚、虚云大师;后又进藏求学西密,跟随大德登巴特明赤松德尊、阿王堪布、萨迦法王仲萨亲者、跑马山降巴格西、章嘉呼图克图、红教发源地竹箐寺的竹箐仁波且,以及康萨仁波且等诸多世界第一流大德学习无始之密法,并且求其灌顶、加持,得道甚深,而且持明赤松德尊预言说:“如果你眉间的金刚毛重新长出,将会成就无量、度生无量。”

        但是,尽管僧者修证有加,其眉间的金刚毛仍是安然无息,未见踪影、后来由于无始之因缘聚会,老纳僧终于得以拜见最高法王-益西诺布大师,这位至高无上的法王,显密俱通,五明精熟无比。无论是声明、医方、还是工巧、因明和内明,均达到顶点,世界上各个行业第一流的专家也无法与之相比。

法王授记毛顿发

        于是,老纳僧即求益西诺布法王灌顶传法。在传法之前,益西诺布法王就对老纳僧授记说:“你修学了我的金刚部功法之后,你眉间的金刚毛就会重新长出,此金刚毛长出以后就可以不用睡觉了,并且它每年要长出三至五寸,等金刚毛长到二、二尺长的时间,你就功力超凡。智慧神通圆满了。”此话一说完,老纳僧的金刚毛就突然顿发出36根,而且现在已长至一英寸长了。

        观修师还未讲完,老纳僧便正色说:“你不得宣说神奇古怪的事情。既然好不容易来了一趟,就要有所收获回去。你既是一个佛教徒、一个出家人,应该有正知正见,神奇古怪是有,但是都是幻化的,不可执着。回去后要好好地看书,好好地修我传你的法。不要去随便相信一些假活佛、假法师的胡言乱语。”

        他还说:“现在,无论是在汉地或西藏,大部份活佛都是假活佛,就是一些法王也存有很大的问题,因为这些活佛、法王都是那些凡夫找出来的,并不是真正依照圣义选出来的,所以很多人只是一个什么转世就确定某某人是某某转世的,当然也有碰上选准的,那是万分之一的啊!这次经波米强巴洛珠抽签选准了十世班禅转世灵童嘛!更有甚者,只依靠一个传承……,这些都是完全错误的,这种说法完全不符合佛菩萨的教诫,不符合密法的法义。”“佛菩萨转世是有,但是现在所谓的转世的大部份都是假转世,传承也可以人为编迼。有的人甚至拿一个骷髅或牙齿,就说这是某某世的某一法王头骨……等等,这些都是极为荒谬的。你们如果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就明白其中的道理。”

真正法王佛菩萨

    “任何一个真正的法王,都是佛菩萨再来,既然是佛菩萨,他们都是化虹身而走,或是圆寂时变成为肉身舍利,再不然就是遗留“嗡啊吽”三字,最起码也会在圆寂时烧出舍利,怎么会出现那么凶恶的头骨留在世上去恐吓众生的呢?”“所以所有这些,都是那些假活佛、假法王为了蒙骗众生而弄出来的,绝对不能代表佛法。”“真正能代表密法的是西藏的“悉真论”,你们回去要好好看一看这本书,就会知道如何去鉴别真正的上师、真正的佛菩萨。”“鉴别的办法就是看他是否通晓五论、是否有真功夫、真本事,一定要依法义而入教。”

        “你们想,如果不具显密、不通五明,不具备菩萨的神通本事,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大活佛呢?”“如果一个人既不会写文章、不能画画、又不会看病、不会辨论,更不能当众迎请佛菩萨降临加持众生,所以他们不仅不通佛法,搞不好连世间法也不通,跟一个凡夫毫无区别,或者连一个凡夫都不如,又怎么能够称得上是佛菩萨呢?”“难道佛菩萨的智慧连一个凡夫的聪明都不如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我的无上大宝恩师益西诺布法王对我说过,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一心念佛,你们只要信受奉行,自会受用无穷,得生极乐。”

        说实话,对老纳僧的这段话,我听了也是似懂非懂,无法全部理解,但是观修和尚却连连合十顶礼,我也跟着顶礼。最后,僧者说:“你们现在就回去吧,我不留你们了,你们也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正当我起身时,又让我惊奇的事发生了,那就是我的旅游鞋上的裂口竟然不见了,而且脚趾不仅不痛,伤口也不见了呢!

        就在我惊诧得合不拢嘴时,老纳僧对我微微笑了一下,说:“有机缘的话,下次再来吧!”

脚痛鞋烈好如初

  临行前,我拿出一万美金供养僧者,僧者笑着拒绝说:“我从不收供养,况且我在这里,吃的是蔬菜、鲜果,喝的是矿泉水,晨观朝云、暮听松涛,钱对我什么用呢?”我又拿钱给观心,观心也拒绝了,并且说:“师父教导要以惭愧心修行,更不能接受任何人的供养。”说着,把我们送出数里之外,还一再叮咛,不要对外报导师父的踪迹,以免耽误修行。

        我们仍旧原路返回。现在,当我蜗居在这个繁噪的城市的一角来写这篇文章时,我依然百思不解其解。这几天的经历恍如一梦!如果说不相信吧,这位大师又确实知道我的脚被划破、鞋底被割裂,而且又在我不经意的时候,我被划破的脚和鞋子都完好如初了;并且僧者从不睡觉,常年四季都处于定中。如果说相信吧,我实在难以理解,这个眉间的金刚毛到现在为止,世界上还没有过此类的报导,身为记者,向以事实为重,所以,颇感矛盾的我只能如实写下这段文字,只是为了尊重大师的意见,不暴露大师的踪迹,所以未能详明名字与地点。

        或许,最有效的办法是一两年以后再来一次,看看这位老纳僧的金刚毛到底长长了多少,那才是最好的答案,我们且不妨目以待了!

转载自“立报”民国八十六年七月二十四日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