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戒二十摄颂》释(十)

《菩萨戒二十摄颂》释(十)

多扎信雄仁波切 释义

  贪求供事而御众。

  如果有任何菩萨行者,安住於菩萨净戒律仪,以非理作意贪著侍浴、敷座、役使等所有的供事,及以希求供献财物等爱染之心,去管教调御徒众,即為犯戒,是有染违犯。

  本句颂文所摄之义,谓染心摄众之劣意行。(第二十违犯)

  如果菩萨不贪求供养承侍,以无染心管理调御徒众,而受诸供事,则无违犯。

  懈怠懒等不遣除。

  如果有任何菩萨行者,安住於菩萨净戒律仪,生起懒惰懈怠等心,耽著於睡眠、躺卧、胁倚之乐,非时非量,贪爱不舍,即為犯戒,是有染违犯。

  本句颂文所摄之义,谓乐於睡眠等之懈怠行。(第二十一违犯)

  所谓非时,指於白昼非睡之时。所谓非量,指於夜晚,除中夜外,在初夜、后夜睡眠,皆為非量。

  此戒的开缘:若患病无力;或行路疲乏;或為断除懈怠等生起意愿,发精进心,以种种的对治方法,加以遮遏,却仍被猛利的烦恼所障蔽,数起现行。在以上的情况下,虽然睡眠等,亦无违犯。

  贪说无义无利语。

  如果有任何菩萨行者,安住於菩萨净戒律仪,以爱染贪著之心,喜乐谈说王臣、盗贼、妇女等世俗杂事,虚度时日,无益自他,即為犯戒,是有染违犯。

  如果菩萨由於忘念而起现行者,是非染违犯。

  本句颂文所摄之义,谓贪著不正言论。(第二十二违犯)

  此戒的开缘有二:

  一、就闻者而言:若见他人谈说世事,為護持他的心意,自己安住在正念当中,顷刻而听。如此虽听,不犯本戒。

  二、就说者而言:若事情希奇,暂时询问他人,或回答他人的问话。如此虽说,不犯本戒。

  上來所说的,是违犯精进的三种恶作罪。為了遮止对精进所作的障碍,故制為学处。现将障精进之违犯,列表如下:

 劣意行(第二十违犯):贪求供事而御众。
障精进 懈怠行(第二十一违犯):懈怠懒等不遣除。
贪著不正言论(第二十二违犯):贪说无义无利语。

本文来源 佛教正法中心 《菩萨戒二十摄颂》释(十)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