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信佛法、不相信因果的人,诵经有作用吗?

以不信诵经为表面

何为以不信诵经为表面呢?不信者,即是不信因果不昧,不信经教,不信佛法殊胜教义,不信佛说;诵经者,即是诵持经文论典;这一意思就是说,如果修行学佛的人本身就不明信因果业报,自己都不相信佛法之科学性、因果之科学性,那么即令他和别人一样,也诵读经文,看佛书论著,他也只是流于形式而实无收益的。

这其实是一种表面上的修行,他们的修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终归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成就渺茫。甚至还有可能招致堕入下三道中。这种修行人自然不是真正的修行人了。

看起来,这种修行人跟其他的修行人没两样:

人家在修行,他也在修行;

人家在诵经,他也在诵经;

人家进庙烧香拜佛,他也跟着朝拜;

人家在做功课,他也做功课;

人家在修四无量心,做善事积累佛资量(粮)长功德,他也跟着搀和凑热闹;

你说他不在修行吗?他也随着人家做佛事瞻前跑后,提油买香;

你说他在修行吗?他其实并不诚信因果,也不是实在地修持佛法;

他的心里并不认为必须要了生脱死才能令自己真正得到常乐,倒是觉得人世间有时还别有一番乐趣;至于修行,则是上师口里说的名词,上师对弟子的要求,与他的关系其实不大;学佛是随大流,众向所趋,自己跟着也吃不了亏;而且这样还挺不错的,凑个热闹,有个三灾两难的,想依上师替他包了,自己也就无所谓修不修行了,不过表面的形式还是要做好,好歹也还是半个修行人;

总的一句话,这种人不是为了了生脱死而学习佛法的。

这些人中,有出家的行人,也有部分在家的居士。出家的,

人家念阿弥陀佛他照样念阿弥陀佛,只是人家是一心不乱地念,虔诚地念,念念不离佛像,念念观照法音;而他口中念念有词,心却不知飞到哪里去了,天南海北去游荡。

在家的居士人家找上师求法他也找上师,人家是真正想了生脱死,他是想求上师保佑他升官发财;他们对上师所讲的因果业报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上师叫他们世法当中应做的修持,更是漫不经心,可为可不为,若真能如本号「无微」就好了,最小的东西也没有了,自然大的也不存在,无有大小可入空谛。

可是他不然,却认为没有上师所讲的那么严重;上师叫他们不要做的事以及告诫他们的后果,他们不相信,却认为是上师编来吓唬他们,使他们不要做坏事的。落入了此种见地中,如何谈及成就呢?他们对佛法的庄严和认识仅仅限于在上师面前「唯唯喏喏、连声称是」,仅限于表面上的顶礼膜拜上;骨子里却毫不在乎佛法戒律、原则、仪规,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修行的人呢?

因此像这种修行人根本不能算是真修行人,他们的修行只能是表面上的修行,因为他们从根本上并未懂得修行的真正含义,而只是流于形式上的修行。

还有一种修行的弟子,他们从骨子里都认为自己是虔诚的佛教徒,进庙宇遇佛塔他们就会烧香作供,他们也会找上师,跟上师学习佛法,但这一切都改变不了他们杀生伤生的恶习;他们也不相信因果,不相信杀生是犯罪要背负因果的;而认为杀生是应该的,因为他们想吃肉或者能找出似乎是非常合理的借口。

在他们的观念里,听上师话和尊敬上师及诸佛菩萨完全是两回事:他们可以不理会上师的教诫,也不把佛菩萨的律规当回事,但是他们自认为对上师是很恭敬的;他们也可以不去理会佛法的教义,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自我意识——他们完全认为自己是佛弟子。

然而这种意识终归是他们极其愚痴的想法而已,他们却是不能算作佛弟子的!因为他们离佛陀的教诫相差得太远,极度愚痴,而且一点正知正见都没有。

这些可怜的人充其量来讲,只是一个具有佛教信仰的门外汉,而哪怕这种信仰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灵魂深处,是他们精神上的支柱或寄托,即使形式上跟着金刚上师,也无济于他们最终堕地狱或堕三恶道的结果。

因为,这是因果规律的必然昭示:杀生的结果必地狱;而不明信因果、不相信佛法则落入愚痴将堕畜生道;上师纵有回天之力,佛陀虽具无量悲心,却不能逆因果而行。这是佛法因果不昧的道理呀!

不信因果、不信业力果报而修行的人,他们是徒劳而无功德的,反而要招来无量的苦果;那么,就这一点而言,他们流于这种表面意义的修行,跟那些世间上毫不懂得佛法道理、混混噩噩、稀里糊涂地被业力果报所摆布的众生相比,又有什么区别呢?

归根结底一句话:不明信因果而修行诵经是为凡夫之举,流于形式上的修行是自造诸业,不得受用!

此为修行人的第一种表面。

——摘自《子必依论》之《修行人的十种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