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羌佛内明成就展显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古佛真身降世。佛陀的内明无边无际,那是佛陀自然的觉量。而这样浩瀚的觉量,唯佛与佛,所能知之;我们凡夫是无法知道其梗概的,只能从佛陀所展现的一些实实在在的圣迹,看到其与宇宙一样的深奥广大,无穷无尽。以前释迦世尊于一毫端现宝王剎,我们今人只能从佛经中读到,无限向往,却无法亲见;而当今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慈悲众生,所展现的圣迹胜境,我们有缘的行者以虔敬之心,都能有幸目睹,得以亲身认识佛法的伟大和真实不虚!

继续阅读南无羌佛内明成就展显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因明成就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古佛真身降世;佛陀的因明,能了彻宇宙乃至法界一切道理。而羌佛以无量慈悲之心,降身娑婆世界,为救度利益一切众生,出广长舌,于三时中,应当机众而转法轮,演说世法及出世法;理路清晰,深入浅出。南无羌佛著述等身,开示十二部三藏、四部密典于精要文字中,皆为救度利益一切有情。从南无羌佛所开示的佛法法音和文字之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祂的因明成就,是仰之弥高,不可穷尽的!

继续阅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因明成就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 世法哲言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 世法哲言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 介

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为多杰羌佛真身降世,本身具备三身四智之证境证德,能将“一毫端现宝王刹、一粒沙藏三千界”,而反映在世间法上,则是学识渊博,德品崇高,博古通今,一代大家,大觉能仁。他的哲学思想,实在是博大精深,是世间法利益大众的实用智慧,有别于本宝典中的甚深佛法教授,如《了义经》、《僧俗辩语》、《什么叫修行》及法音开示等,这些世法格言也是三世多杰羌佛对人类文明的卓越贡献之一。三世多杰羌佛深藏不露之纯净修养,更从另一方面体现出他高深的哲学思想。

三世多杰羌佛的哲学思想,是古佛以至高无上的顶圣智慧,洞悉宇宙人生的真谛,融会贯通,身体力行,直入文明道德的最高境界的至理。认真研习,深鉴内识,从其超尘脱凡之智慧,无私正节,了明万法之微妙,都会受到很大的教益和启迪,因此一提到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哲言就能感召大众,深受敬慕。早在十多年前,应大家的要求,为便于进一步学习理解,义云高大师秘书办公室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陈一筠共同从三世多杰羌佛的文论中,选择了部份哲言,加以浅释,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并予以出版发行。为慎重起见,当时特地请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为浅释组作了讲解,三世多杰羌佛的讲解至为详尽,但限于本书篇幅,因此我们只用了哲言正文,未用释解,虽然如此,我们相信这本哲言将是人类思想文化的宝贵财富,愿大家能从中获得更丰富的知识,纯净德品,增益人类,获得福慧,若能尽心研学,受用无穷。下面仅例举一条哲言,附上白话文解释。

二零零二年,美国世界法音出版社再次出版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义云高大师哲言选浅释》发行全球。

一、必识己方立人,何以故也?己之诸癖自难于解,如瞻己背终弗所见,为外人颇观,己藏己过乃人之常性,过甚则或离而不愿同谋,识己得之其弗觉,愧而求知,格得其德,方可立人,人皆敬之而助也。

白话解释

必须认识自己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人,这是什么道理呢?为什么我们首先要认识自己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人呢?虽然我们现在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人,但有的人做的很多事情连动物都不如,有的人的本质可以说根本不是一个人的本质。因为有很多人都不了解自己,所以只有认识自己,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自己的错误、缺点,往往自己看不见,就是看见了也会自己原谅自己。自己难于理解自己,因为人有个我执性在里面,就正如想看自己的背,不管你用尽一切办法,你的头也伸不过去看见你自己的背,而别人则往往很容易把你的背看得清清楚楚,对错误、缺点同样是如此,自己往往不容易发现,而局外人经常都会从各个方面暗暗地看到你的很多错误、缺点,加上为了讨得别人的喜欢,自己只得把自己的过失藏起来,以其遮盖,这就是人的常性。但是有的人做得很露骨,非常强硬、猛烈,因此称为过甚,长此以往,别人就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同谋共事,就觉得你这个人太自私、太不好了。如果我们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缺点,以惭愧心去求得知识,那么,自己的格调自然就进入道德规范,这个时候就可以真正成为一个人了,人们看到你的行为境界以后,自然就很尊重你,个个都敬你而且愿意帮助你,因此,识己才能立人,立人才能得到帮助,一切世事才能圆满。

二、是非由或自论,凡事之非,莫可于执,著之抗言之斗,自度非业加盛,终至入患,由是之道故面是非切勿挂怀。

三、爱恨和合而生,汝爱之彼必见之、闻之、忆之,三者必居其一也,弗具一之因,其念无存,焉具其爱,恨缘亦复如是。

四、社会所含能力,勿轻言吾所具也,社会乃多元化汇溶是也,能力似无量微尘之居其一耳,就或之能力由为单一,纵展群技各具其长,而居多于不敌他能之富,投之社会微不可言耳,故称己能乃骄耻徒耳。

五、学道之识依师导故,为人师表德识照或,学者奋修诸识而积其品,终可至学于渊,是为人道之学道也。

六、高楼之建首在筑基,依次而上,空中楼阁于世弗成,事业之就亦复如是,足踏其实,步无虚发,真知之具由然实鉴,具实者于高难而不畏其困,故攀之于高而在于实。

七、立之于福应忆于难,取之胜者莫忘兵家常事,暴雨之下方忆其伞者必水淋其身也。

八、雄才之料必当内充其实也,华其外而碎其内弗可大器而登堂,心空之竹终非栋梁之材。

九、赴约者奔往为事,中遇道障之退,更便速前也,车档虽倒挂之行,而在更利前行之策也。

十、唯诵文章是无知,文学之才唯附实,而今大学四书五经,为文弗施者,收之弗能养其己,放之不利其众或,唯诵何益之有,施诗文于社会之用,造益利众者,是为转知化实也。

十一、欲速则不达,行慢而失获,事理如是观,正住中道参,琴弦之懈弗出和雅之音,反之过紧则易于折。

十二、对人才之取舍何别?天下之或优劣和合之因,所汇果也,为一体之和,不可分割之,由是见劣而不取或,优之何获,故收或而取优舍劣是为理也。

十三、凡事应三思之弗觉,体实而再行之,不可闻言而从,亦不可听之否虚,三思之下实施无道者,当进而穷根之研,欲觅高天彩虹而遇乌云之布,则疑于霞辉之弗成也,是为过失。

十四、或生于福而弗识其福,乃处福忘逆之故也,身强以弗察其康,病者之流皆知康安之乐也。

十五、善知识者诸语皆收,诸识皆藏,归己为用,施之众或所益,原何来,善知本性为或而福,劣理作己批照,善道养德为或。

十六、凡出语之余无非也,谓词似为非也,言无失者乃以词夺理之失,故为非也。

十七、太阳性之于伟,何以故耳?面万法与群生施光放热故耳,故为人赞,由是之道,为或之流为众而消益者是为其大也。

十八、人愚之最癖是为我见是理,万法由己量之由是而生,此属心之弗明所至无知故也,凡为余衡量诸物似为尺度者,实则无识也。

十九、阴魔之出是为生气,视他之非而为烦恼,实乃暗敌自伤,何涂他人之皮毛耳。

二十、人之敬者,由布益于或而所至也,如众之赞游池妙哉,原在它之解暑施凉故耳。

二十一、一省之田为一市之用甚多也,一国之或何以觉之,国人国土而方养之,一人之力颇大者则弗及其众推之量也。

二十二、相对能量何以足之?专一而取之,甲乙等力之对,甲专攻其乙之一,甲可胜之,相等料木以一尖刺其面,可制于伤也。

二十三、成就之或俱之智者而善利时,故事业之成必备时,具智无时业无研机,时智具之,就业由然,成就之道弗出定谛也。

二十四、慧海之库与物质之仓是为反量也,慧库无为转无量,多用之反增之。物仓储存乃无常,施之减之,故无为乃大,大在无量,无常乃微,微在消然。

二十五、风顺之道莫放肆而疏忽之,艰难之途当振作而谨慎之,面顺而失之慎灾必至焉,迎难行而奋取福田由然。

二十六、人生明达之道,悟于挫折迭起之践,凡事之解者,必于亲身所历之验也,无实之闻,闻而无实,故身之所历亲见本来,得以明达之理。

二十七、骄敌巨害,知一狂二,点滴之因唯吾巨识,骄之人远,傲之或离,事成业就之死敌也。忠士、智士怎分别相?二士远离骄敌,知百言百乃忠士,识千而应机所说乃智士也。

二十八、人才之成就者,具内因必依外缘之助耳,无或之帮独木何房,顽石美玉依艺或之精雕而绚丽之道,理法如是。

二十九、叹息之敌弗可视,视则明日复明日,叹息之时即为功,莫让叹息代行功,识破机关当下道,何来恼悔与叹风。

三十、久执之争,是为双错,原何也,互见其过兮,互识自优兮,久之误重,则弗见其对恼耳,由是无争于执也。

三十一、生活之途,其关颇繁,哨士之查如空星布,汝持何证将以通行之,所执之证德才是也。

三十二、具智者数语之谈,众所大悟,无才士论经据典,众无所得,言多者非才横,君子参之。

三十三、大树之材顶立于天地日月,受风寒暑湿之侵而成焉,故藏室植树纵立屋顶,亦黄胎萌芽而已。设若人者闭门造车,无何磨难,焉得强者之才也。

三十四、知其所错而弗正之是为大过,持错随行,故弗愿弃之弊,由是步之不前,故首必于改错之道则然步进。

三十五、得之于福皆由苦换,成之业绩必当奋取,奋之入苦,苦之出福,苦兮由福兮,了了如是耳。

三十六、大德之成,微德累至,公路之长点面沙石之汇,如欲成德弗忽小品之行。

三十七、夸己赞长乃己之短,夸词之出众或反之,不予喜之,弗为助之。

三十八、信正乃万法成功之基,世人生成之道,具信方能实之于业,具信之行终得其成,其成之就生机于内也。

三十九、无能劣徒繁于诋毁嫉妒他或之才功;具德之士多在敬佩效研他人之优绩,由是察见劣徒为藏私癖,以毁嫉而为遮帐盖之羞惭,所为是也。

四十、万事之成累于败中取精,败而弗进落入无知,迎难而上得之聪慧,积精取华得成之道也。

四十一、有或何以喜恶而不欢其善?恶道多出私利之为,故宽而善行,人者好之;善道多于施品破利,由是窄而却步,故或远之。

四十二、富之所获,得之于勤,富裕者必具勤因而合其才,定业之正可至其果。

四十三、骄似霉坏之种,其种不发其芽,而谦具肥苗之因,苔粗速壮,何以故? 骄则狂,或弗愿接之于助,谦受喜,故人皆愿近而助之。

四十四、事业之成首在于信,由信入为,为之必果,弗信者则无谈于为,无为之具,万事无收也。

四十五、多少知识等力量如是,此论弗入于谛,知识乃识鉴之因,力量为施用之果,识施于用,其生之力得之积量,大海盈以百川之水,故为是积,积而弗施,青禾干之,农田裂口,知识藏而不用,其力何生,无量之积,故识鉴弗以力量等之。

四十六、蠢愚何以治哉?灭愚之法唯在功学,愚在不其理、出行之蠢,而于读中有案,依师正导则得愚转智也。

四十七、忌火弗可点,燃则首焚己,人居众而生,群视理了,妒忌因属于劣,广为或反而必责之,故伤首己。

四十八、或发其愿,立志当圆,弗可行中幻境之迁而致步不前,志于顶峰之士,勿以半山摘叶攀枝,为化城之品而留其步,如是之行终无所愿,焉得绝顶之峰也,万法如是耳。

四十九、世事之业弗可下次为念,凡如是观者,乃种弗成因耳,明日之念,后日之理,直至百年西归故里,何心了理之为。

五十、俗识不得高论,低调生鉴于邪,怀之嫉妒耳,其心无伤于对,恰反恼其己,由嫉妒动恶之念,而生烦恼,为是之道嫉妒属自害之敌。

五十一、所从诸业具明眼之开示,所成诸业,由自把之,路灯照汝前程,汝之不步终无所前,故行之愿满由己定夺。

五十二、狂徒之流多于持权伏望,而不为或心敬,然何如是?权威非理真之因,伏招之望则为劣识之果,唯论理于时间之待,终出真谛之源。

五十三、才智之出验实于有为法也,其经验之途由知识鉴故,由是之道则识广才横。

五十四、或于用之所炼,知其诸味而弗畏难,如矿于炉,炼之纯于金,若存荒野,与之岸甲同于深污,平平一石,何途之用,故或设用炼方知惜福得幸。

五十五、识广而无品者,则万事弗成,无德多于伤人显才为是,故或弗愿与之交也,众或均行,独才何依之助,何用之有。

五十六、人分劣美之存,动物亦然,何堪美上也,时有动物胜或之丽,它所具之毛色变异,斑艳秀或,临空而至,赴水而游,而人之二者不居其一也,或之伉丽若超诸物,唯在才德之和方可取之。

五十七、凡是之成功者,必视机而入,闻息而动,知其含益而不行之,故多他或所先,终利被夺,古曰:“才觉明日便悠悠,才觉病便是药。”共奋之力,人类进步而前。如是之道尔当三思自悟也。

五十八、奋斗必具方能成业,而奋之过猛者,则易败业,何故如是也?过猛则易失智,凡是之顺皆出智理,帆船借风而行,风之过盛则帆杆必折。

五十九、事业之强者,面逆境而弗馁,遇难而迎之于勇。弗具此理,自当弱者之流,事业桂冠非弱者所享,事法居无常瞬息万变,故非人所信手握之,设若成业,君子所建百压弗馁可也。

六十、学识之门,并非专学,古文如是,大学亦复如是,学识宝库之门户,乃文化知识与社会存在物及意识之交合分别所得,唯立大学之博士,而弗解社会物法之质,是为书呆,何成门梁之入耳。

六十一、大德者多于公诸弃错,怀私者常于强词夺理,因瞻何来?强夺之理则非为理,故以非理而盖其私。

六十二、得之誉者撒手藏室是为正见,握誉而不舍皆无手把之于新,天下众或群立如是,人类无何发展也。

六十三、祸福之道异居之,由是为或自修途,为天下之或而消益是为福道,藏自私之利而伤众是为祸道,人者当于除私之道行其所事,幸道由然自修,故生活之途并非祸福,而为人者意识所向之业招是也。

六十四、才智能量盛大者,祸事口舌相对之,何以故?必理事洽人于繁,是非多故。

六十五、唯美者乃相对之论,万法之妙恰在平衡为是,佳人伉丽得与华装之平,若华盛容体有过之,则装美而人失其佳,故具识之或常云:“某女服美胜其人之不配耳,另选佳丽妙也。”

六十六、微才当居,何以故也?凡事者利弊均之,睹弊而弗居,则利不可获,若于弊中取益乃为上策,怀抱之木故大,而另途之,则无何入炉炊食,微柴入炉至炊而饱人,弗用之何以熟食之来。

六十七、自满与之悲失号成器之大敌也,满其体面而弗愿降格求知,故为止步之敌,悲失于事无成所望,面业而弗于进取,乃为消然之敌也。

六十八、劣灵恶魂者取之粉饰谬误而为本,为其盖弊所为,明德善知识常以理道行直言,弗惧恶行而不遮其己之过。

六十九、通福之道横流颇广,其桥常折,若视折而不设新渡步之,福终不接于尔,凡具功立绩者,乃步步脚印而至也,行业间经之万象而取优奋克,必经身立之体验以血汗换取之,方可成绩,故尔空中楼阁闻而未瞥其一也。

七十、凡成器者必先尝其酸甜苦辣之味,而后成德,弗体于劣,何识美滋味乎,何以故也,于糖水而生者至贵也,由是故弗识于艰而成之雄,立于飘然不知所为,何德之具,无德则人皆远之无助,单狮之立器弗可成也。

七十一、佛学绝不是阴阳风水、算命星卜、测字看相、妖言弄鬼灾之怪力乱神。佛学唯因果,入门戒定慧,初习四无量,爱国爱世界,为民无私执,我法妙有空,是名佛学意。

七十二、众取之利,不可追之,纳之必失。如建筑故,众皆造垒,房积滞之,购主稀之,屋无主之,三载见之,从业慎之。

七十三、习惯成自然,万法亦如是。大至宇宙诸有为,小涉微因尘念间,树德立品人道本,故当习养善知识。

七十四、功过只在一念间,三业作基最为关,若当为人不负本,尽力人类无私言。

七十五、万法由心生,意念乃为根,鬼神算命说,封建迷惑人,为人不可作,德识方为君。

七十六、善于谅解他人者,说明己品已入德,是非成败必显果,公众明心当自责。

七十七、认旧知而为理,睹新见乃为邪,是为所知障犯。恒持所知障,必当渡愚痴,怎入聪明耶,更况智慧乎。

七十八、有人批评和诽谤你时,绝对是自己有错,一定是事理律法之间的矛盾,至少都是自己的言行没有争取到对方的认可和敬慕,所以必须多作自我批评。

七十九、惊世之道,捷然取之,由缘未熟,时久淡之,群或共性,如是存之,若不恨时,久遗法之。

八十、世界无常故,有情决定死,无情决定灭,因缘和合生,万法如梦幻,离散无名相,善因呈福果,恶为显怖报。

来源:佛教网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是真正的大医王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是真正的大医王,治好众生的身、心之病数不胜数,曾在中国时每天挂出三百多号,而且分文不收,全尽义务利益众生。除治人的病外,乃至用佛法的力量来治理有情无情万有的成住坏空的病症。我们在这里仅举出三世多杰羌佛治病的一些例子。

来源:佛教网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金刚除病针简介

金刚除病针即是以观音菩萨为本尊,马头金刚化现威力的针功,所以汉人叫它「跑马神针」 ,那是专门为人调治病患的医术,目前此世界上只有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掌有此法。

继续阅读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金刚除病针简介

南无羌佛声明展显之诗词歌赋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声明展显之 诗词歌赋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介

早在1991年,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就被授与“东方艺术大师”的桂冠,在颁奖盛典上,颁奖代表高度评价三世多杰羌佛恢复了五千年的中国固有文化。而在1994年,世界诗人文化大会的48个国家和地区,共5612位专家学者代表,更一致推定三世多杰羌佛为“特级国际大师”,但三世多杰羌不愿领受,而自己则为人类默默无私地作出更多的奉献。

古佛三世多杰羌的诗,无论是七绝、七律,不失古风,都达到与古代诗人并驾齐驱的境界,而在哲理上,更胜古风一筹,超越前德。不言而喻,顶圣如来云高益西诺布实乃古往今来大诗家。

不仅如此,当你被三世多杰羌佛的诗惊叹醉迷之后,再度领赏词风,你会觉得无论是豪放派和婉约派,三世多杰羌佛都是登峰造极的至高境界。如《念奴娇》,此词豪寰荡宇,无论是气势之广博雄壮,还是意境之高远超凡,都堪称绝世佳品。而《夜半乐》,更别有潇湘醉月,杨柳琵琶楼台卧影之情怀,词风宛然欲醉,又是何等的优雅含媚!其实,我们评价三世多杰羌佛的诗词,这完全是低论缺解,三世多杰羌佛犹如汪洋大海、宇宙苍穹,诗词对于如来古佛可谓小菜一碟而已,犹如大海中的一滴水都不如。

娲石一角
眼品雕风论神韵,取石女娲一角珍。
百俊素奇微枝小,浪击群岗烹大成。

高士图
山翁缚兽法最难,隐伴幽谷出人间。
意化苍灵收觉照,劣顽虎子不问参。

黄石温泉(一)
火出地壳谈温泉,叠嶂丛林一室间。
问津游士关外客,独驾孤舟仍群山。

黄石温泉(二)
高崖悬放千江浪,低谷侧旁几人闲。
天地含旋掌中览,峡谷春秋许万年。

一柱擎天
焦红艳姿薄如纱,一柱擎天出龙华。
灯煌幻影公赞绝,典史情怀有人家。

蜀川黄龙(一)
蜀上黄龙访仙潭,池秀乾坤祖已先。
天梯挂驾高岩布,地谷灵兮涌青莲。

蜀川黄龙(二)
信步碧潭水正斜,十载英姿幻黄花。
满目寻途嫣然逝,几度春光见披麻。
恍然悟识阳关故,玉垒浮云岂是家。
若觉道上超尘路,心无境辨自天涯。

蜀川黄龙(三)
蜀川黄龙始上痕,百代风情未知音。
玄潭卖弄池中景,步度天梯几仙人。
幽途寂然蝉声绝,逝尽黄花吟歌春。
远眺群峰披白帐,且作清溪万古灵。

念奴娇
顿入乾坤,大千界、万垒坎坷雄立。百种风流纵辉煌,终归一笑了结。金红报晓,晨钟催月,一展娑婆迹。群生奔涯,恍然如烟化雪!
曾忆云高昔岁,文武空门好,狮子震裂。三千患疾访俺门,昼夜岐黄施绝。百万思头,悠悠般若道,三界荡击。愿平生事,尽为有情销益。

过夔门
风翻白浪过夔门,涛建联山怒吼声。
两度游子惊天地,一叶单舟问乾坤。

家居
华宫日月丽阳天,喜乘西风六月闲。
故朋来从叭声望,始知暑气已冬残。

枯林夜影
寒霜枯木一座林,夜半突传谈笑声。
众鸟群飞开月影,清露点点湿衣襟。

回春
望日娥容影最明,江畔柳行风助声。
寄语波光休笑我,三昧意下可回春。

高人界
智人常抽釜底薪,高士意下经石文。
解得庄老三清意,临邛道上不飞尘。

飞仙关
高山深处不是云,疑是烟甲起缤纷。
四顾青禾倾城笑,八面临风询吾君。

七绝
笛声送我过平羌,船傍乌尤满灯堂。
春风赠暖迎客往,雾染黄昏山不苍。

七绝
点缀云烟似桃红,偶然绣出妖娆峰。
青高横渡行赤水,夜帐空长泛北风。

夜半乐 浦江之夜
浦江夜半游场,登轮参睹,两岸茫茫去,弄风流胜地,万轮光俱,异音共长,无边空色,饱览半江荧火,一片奇趣,高阁楼巍巍彩宝玉,招醉赏人翩翩。忆故子瞻,太白昔意,嫣然挥,娑婆一曲雅句。万里乾坤千重缎锦,今昔丰年悠悠,工步滩郎丽娇英,安养人痴影,阿赖耶藏,沈沙发演雄姿历迹,观目下生华妩更途长。超然去,莞尔灵犀笑潇湘,思游间,念念魂飘芳,归来首,般若沧桑。

高堂神灯
高堂神灯古柏悬,远照月华近森山。
潮期日日人流急,月后翏翏步几闲。

巫溪江畔晨曦咏
光目金霞艳云开,风卷涛声色又来。
障暮长持千江水,摇桥空悬市径街。

奉节城
仰迎大江老城门,千帆交顿夜市灯。
奉节古道街容整,史来旧迹未出新。

奉节江风晚霞咏
烟甲缥缈空绕山,夕阳照映金壁全。
江流雾障锁不住,行船昼夜始无眠。

江心咏
万洲城廊出江边,我同东渡驾狂澜。
独傲钟楼收眼底,两岸泊闹舸进繁。
江心弄词雕雅韵,太白还魂几断弦。
诗赋焉得余主业,宇宙人生一念观。

晨曦山雾题
山吐雾气入空流,奇峰玉带景亦收。
脚前白幛飞千尺,可怜摄子未前筹。

游丰都鬼城
登高不见有人家,暗处幽灵鬼影斜。
正欲腕笔韵情意,突闻笛笑露桃花。

山城景三首之一
明风木楼江接联,道坡蚓缺几回还。
水流影倒终年固,百万航争景不迁。

之二
古木垒山江面台,烟雨飘飘又重来。
二度嘉陵依然趣,一波清水两面街。

之三
山城星火万家明,照映两江碧波清。
千航楼阁收不尽,日月同辉夜市灯。

重庆南温泉二首
(一)
深熟南泉胜景华,复从依稀问人家。
怎见昔秋黄金碧,一池青萍路玉花。

(二)
飞丝直下洗南泉,绿素青岸目尽宣。
声击悬坛天下客,疑是织女布垂川。

夔门忆白帝
夔门夹关白帝悬,青花浪出诗百篇。
文风更莫东驰水,武阵强争塑泥丸。

不畏惊涛探龙潭
船放三峡流,雄风搏浪头。
众客惊攀岸,我自泰然舟。

洗衣女色
溪畔浣衣娘,秋波撒群芳。
轻摇柔纱罩,英姿露阳刚。

打坐航轮返蜀川
飞轮上水最为难,无事闲参水中天。
青山倒影原本幻,彩云变异送前川。

我作牧羊倌
草原万顷筑山巅,牧羊艺别故自然。
弹蹄忽向西北驰,我扬横鞭走泥丸。

太湖玉
玉美摇寰下云端,醉眼鱼肚卧龙潭。
歌弹殿上灵霄曲,绝代名花色流迁。

云团玉
青绿玉云团,色道丽天然。
雅趣收不尽,笔弄来几番。

深坑玉
古玉绝深坑,老朴色不生。
平中好内含,出土始稀年。

珊红玉
玉中传民歌,希世珊红罗。
俯览地上石,色下是摩诃。

羊脂玉
羊脂玉中王,色媚散群芳。
飞来天外石,华门见书香。

福寿玉
福寿延年齐与天,阴红挂绿色韵玄。
兜率三天云台石,偶然一笑未羞惭。

赋 神妙的水乡之一
此画缘何超绝寰,玄味无穷不言间。
阅罢尘中歌上曲,归来醉眼瑶池山。

赋 神妙的水乡之二
壁上岩峰几醉人,犹点清韵不凡尘。
恍如卷上灵光动,一纸观山万种情。

赋 北极冰窟熊
北极冰窟壁上悬,出涌框外咫尺间。
天上有物来此室,屋满冬意不生寒。

赋 黄金宫韵
黄宫石窟韵正斜,绝艳群芳稀世葩。
欲寻观山洞景趣,那得纸间筑岩花。

北极冰窟熊 七律之诗
北极熊罴最喜寒,四时眠卧冰窟间。
莫取水中游食物,且捡移魂骨便餐。
非人识得玄中妙,由来禅昧破饥关。
晶宫胜事难言尽,洞内有客醉一仙。

玄妙彩宝挂
宝挂飞澜把神玄,娇红绿翠笑天颜。
本物不扬云雾客,仙风吹颂鼓摇幡。
应金巴义培珠之情湖鹤寿而赋之

七绝
鹤寿情湖妙难收,悠然胜景建春秋。
扬帆莫上蓬山意,待到何年问木舟。

绿玉悬纱之一壁随赋七绝
以颂妙哉然耳

绿玉玄乎散清芳,不带人间脂粉香。
读尤壁上心生醉,似若幽兰登鼻堂。

应恒公之造景高原碧海所制立体画
“藏域风情”赋七绝之一

群冈辽原落几番,西风华盖动云坛。
有哨高处锁不尽,头人首度论主贤。

应恒公之造景高原碧海所制立体画
“藏域风情”赋七绝之二

峰姿绝活雪域娇,山情云贺艳妖娆。
搏开窗前壁上眼,图中塑景问风骚。

应恒公之造景高原碧海所制立体画
“藏域风情”赋七绝之三

藏原雪谷峰醉人,气润群芳透清芬。
雄姿巴汉催英俊,高崖眺处最怡情。

一柱擎天神变迹
佛赐韵雕有内明,一柱擎天揽兮分。
午前体大难登罩,安来好座映斜晖。

不动(五律)
黄叶飘不尽,微絮独报春。
青霞送孤独,我自艳三分。

赛马(五律)
春红好赛马,围园看相争。
几度鞭捶后,急蹄少女英。

塞外(五律)
三番塞外行,肥牛碧草深。
云天为罗帐,日月伴同君。

将军颂
圣境梅香

展傲骨冰姿,
看梅花占景,
群姿丢色,
妖桃失影。
偶行笔,
几代风尘。
人间烟火尽移踪,
唯纸上清芳飘来醒脑。
莞尔醉梦犹然,
多杰羌来,
三世境,
这报土慈悲,
那高人留洁,
笔情,
笔迹,
一笑风尘,
正风尘,
几代风尘。

将军颂
寒韵报春

忆群峰百丈,
透稀小珑玲,
寒香莞尔,
悬崖红杏。
悠然间,
几多怡情。
壁岩高谷何处去?
但见得这般似柳扶摇。
数缕轻柔花飘,
西风送景,
恍然了,
是寒韵报春,
又这般舒心,
醉人,
醉心,
泰若怡情,
似怡情,
几多怡情。

圣君同
壁上悬图

这方壁,
白茫茫无处,
我看兮,
烈焰丛林,
无有鸟来。
远眺兮,
唉!
是园中性海,
无有虫来。
我看兮,
无有林;
我看兮,
无有焰,
唉!
虫兮何在?
原来兮,
壁上悬栽,
一幅画,
丹青墨,
朱砂红,
又来几笔兮,
原来兮,
梦游我在。
梦里何来?
不执兮,
无有壁;
不执兮,
无有画。
唉!
思游这不该,
这不该。

令君辉
胜境报春图

浓姿树,
淡雅花,
勾魂叠嶂,
寒香几度来。
涌鼻中,
最思恋,
玄卖风姿,
报春她犹在。
似这般,
贺春梅,
近别无恙,
胜境正摇芳。

映歌春
有梅高骨植

报春今眠何处?
寒韵窗前兮,
三更醉月梦枝头,
游去辽阔归兮。
思游兮,
归来大地。
阵阵流芳亭廊绕,
归来兮空空,
依然大地。
推窗兮,
亭亭依立,
有梅兮,
高骨而植,
高骨而植。

映歌春
书卷情浓
纸上桃红几色,
不识猜来兮,
四时花魁皆成婢,
艳媚朱墨歌兮。
藏持兮,
有客来时。
处处含情报春晓,
有客兮归归,
依旧来时。
远眺兮,
阵阵寒韵,
梅香兮,
卷秀含情,
卷秀含情。

小楼芳
君悦君兮
君悦君兮无人问,
有梅独傲怀情兮。
昼看天涯乐乐,
暮归兮,
颜色无栖。
夜帐茫茫去兮,
几时休兮,
几时休,
君悦君兮,
金红报晓日日兮,
朝霞烂烂,
炊歌处,
霞辉绕万里,
万里兮,
万里。

菩萨蛮
境界
浓淡两蕾出枝间,
青绿三昧润宇寰,
随缘弄游舞,
不变自怙主。
若问梅花色,
学识在贤达。
待到无着时,
任运把玩持。

望海潮
有梅贺群生
玉林冰洁,
太空惊魂,
遥展东藏西归。
寒香桃尘,
虽花一束,
秀尽多少情怀,
问桑田岁月。
看墨情风骨,
万古不休。
怙主悲悯,
可众望嫣然归宗。  
色艺寥然飘逸,
穿笔力万顷,
博识书风,
书画年来,
持福长恒,
点写祥瑞梅花。
见内含奇功,
愿施万古,
笔出雅风。
但看春色宜人,
群生入圣中。

来源:佛教网


南无羌佛工巧明展显之书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工巧明展显之 书法
——本文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简介

古往今来,任何艺术或学科及其发明,都反映不了一个人的德品和学识,但书法却不然。而一个人在某一门艺术和学科或发明上的成绩所营造的光环,往往会遮盖他在学识和人格上的缺失,但是,唯书道除外。书法,就像是一面立体透射镜,学问的深浅、德品的高低、心智的健弱,都在一笔一画的运走中展露,无以遁形。且不说书法,就只是普通写字的好坏,对于一般人,也能看出他的文化水准如何。展观史论,从古至今找不到哪一个不具学识的人可以在书道上有所建树的。学识渊博不一定精具书道,但大书家必是学问书风双胞共存。尤凡历代书道大家,无一不是出于渊深学识之文学巨匠。如古有王羲之、怀素、何绍基、张怀瓘、岳飞,近有于右任等,个个都是学富五车的大文学家,道德文章之楷模。

继续阅读南无羌佛工巧明展显之书法

人道歌:乾坤浩渺然,沉浮其万物

人  道  歌

乾坤浩渺然,沉浮其万物。

生灭复流转,于人纳归宿。

成住坏灭空,如是恒轮续。

醉梦过游场,剎那异风骨。

莞尔一笑了,归元因果律。

为人思立本,来时两手空。

勤劳奋好习,衣禄谁与丰。

尔际乐锦屋,任游普天通。

思析在有情,其身今可容。

诸享非余制,唯众乃恩公。

人道之何如,物兮至善存。

慎护则远污,恶为蓄臭轮。

上善众若水,厚德载物平。

视众为待亲,慈舍达良辰。

其肺见肝然,凡事让几成。

尊长其助弱,敬老勤护幼。

去骄而多阅,利前弃争斗。

纵临雷霆震,辱谤污秽羞。

回向施仁德,心行则善优。

依稀丝竹声,彷佛肚游舟。

轮回兮不息,诸有之无常。

少风奄然逝,觉后在黄粱。

道歌者甘露,众善唯吉昌。

诸恶莫作染,心行则灿光。

德遥上苍汉,人道真善刚。

——第三世多杰羌佛赋作

转自: 佛教网

第三世多杰羌佛学术论文(八) 正偏论

正 偏 论
问 解 篇

  增述先生问曰:“余之远祖庄周是非之道沾之瑕否?求君明鉴开示不甚欣然之至也!”余愧然答曰:“庄周之道是入其大,焉得数语可解?是非之谛亦非谬文之述。”今询圣道哲人庄子之是非等同,无长无短,无大无小,对立所成,故无所辩之理,而为概谈,是道源是。庄子胜名,千古垂今,品堪入圣,理道超凡,为智士五体之伏,几多高人之道无堪论比,故世或多认其至上谛论,而为独尊,此为歧观,偏好是也。庄公哲理立世奇峰,弗可谤之。乃可正之,此首定论,吾多敬焉。怎奈世法无常,变异莫测,圣鉴之道,公由执理,但弗立无上谛定。余文一然,狼藉满纸,为沧海之点润,何堪定谛。今就庄道之精华《齐物论》是非点滴之理而为略简叙之。庄周之观是非齐物,勿与辩论,无具成全亏损之争,论入长短已入长短,实无长短,又谓是非不清。宇宙诞生,前者虚无。泰山出齐而大,比之宇宙则微。殇子死于襁褓命短,比之细菌则长;彭祖龄高八百,对之日月寿夭。诸理之存,比较而立,形虽弗一,理由共成,故万物与我同等一体,如是则无是非长短也。一视是非齐观长短,是为定义,理道精微无堪否论。是非齐物,以胜义道,实则如是。就古代智士云其宇宙诞生之前一语,则具是非可争,争而无定,永恒如是。由立题诞生,则成错定之义,试问诞生之前是何立体于先?诞生之后今立何处?起眼一观,宇宙在目,实为实相,众或皆见,无理可否。宇宙俱之边否?答之有边。边外何体?云:“虚无。”若言边处虚无,虚无之处又俱何体,最后何体之处又俱何体,如此推理,终无数计,故无量无边而为概之,是为真谛。由是立之诞生是为偏歧,具之诞生,则属有为之边体。从大道而言,无有成全亏损;由世相而论,实俱成全亏损。故当立题定论,昭文先生,五弦妙音,成全乐曲,亏损乐音。乐师昭文琴艺,无人师旷杖技,智士惠施辩才,乃堪三绝,三士由然逞能扬己,恃才傲物,正之业友,搏向听众,衷证他伪,终弗为或而解之,其业无成。庄子立鉴,达观智士,不正他伪,弗更他识,以无为而正其他伪,是为其谛,余之达观别有浅鉴,无为正伪是立胜义,于人生世事之实,则自其伪。若实教伪,则得无伪。何以故也?无为正伪者乃虑己之行,顾全一时之安,不瞻生益之举,教伪者时遇或谤,而方便善巧多附良益于人,群皆如是。冲遍法喜,伪则化德,反之恃才傲物,为吾独尊,衷正他伪,焉得弗入是非之伪也。又论齐国泰山之大比宇宙之微,殇子,细菌,彭祖,日月之寿夭,无比则不立其理,万物情器,形异理成,诸相同体,吾一由然,故无非可争也。庄公之鉴,无为大论,实则俱道,但非为实道于行之举,因地转果之鉴也。况人生处世现实所至,必养其生,必接其物,心对其或,故是非长短,善意可行,乃至正之。若于空寂诸理弗沾,岂不粮泥相混,被作服用。毒液而为甘露,任其聪愚之混乱,幼稚之发展,强横之惨夺,岂不泛世于大难之哉!法庭之立,由判分别,律师之才乃为是非之正也,立世之途不可泛耳,其庄理之道,当解内含,弗可离相因地而生。是非长短,断我而施,是为胜义。为众福益而入非者,是为世相转因入胜之谛,故事理相合,起建实基,则非是是非弗非之长短也。

转自: 佛教网

第三世多杰羌佛学术论文(七)贰拾心别

贰 拾 心 别
识 己 篇

  世事源汇社会之用乃弗灭定义也,此义之出,由多元异因造业诸象而至,属或类三业之所为也。存在之因决定其意识,由意识之静息陈现于无明,由无明而出幻化返走于两单,一曰“无住”,二曰“现象”。再回光于存在之现象,故尔意识之决定现象似为幻象,如是轮理变异,终归造业之源是为执我。于世之道必当理事,识心之别或之必为耳。此文就二十心理之用者力,为世人于社会通用而为提纲性之浅谈也。二十心者即爱心、慎心、信心、恒心、虚心、诫心、耐心、专心、宽心、妒心、灰心、躁心、假心、歹心、私心、幻心、怒心、狂心、毒心,公心是也。所提诸心各具之别,施其异力也。故面诸心理,为或者当识之而选施。爱心乃欲因之基也,欲取成事,必首于爱,由初之因积可巨果,微火之点扩至于炊,故伟迹之业起于爱因。具爱之欲方可生信,由信实,得其法度,制方归元。慎心即小意而弗盲目行举也,慎境非量之微焉。慎在对情实之测而为从之,其慎步稳,行之者顺,由是弗易错伤、错为,故之处事于利。具信心之慎夺绩而稳也,信正乃进取所得之基因。诸世法成,始爱起信,无信弗具进取之志也,由是何成之有。恒乃进之持久意耳,恒在持固弗退,铁龙之穿万里云山,出暗入明,志在路或之持恒所致也,具之恒心可种成就之因,故史成由恒忆果之说。虚心具蔽私入德之果,虚态之举是为语意二业起动之行,感己弗觉而求教益之意,此行为人所教而助焉,故得善识,具虚之求得益充缺耳。诚心乃具实之义,诚可感或于信助也,凡事之就首因起诚,于诚因地必果,或视之诚造词赞之,施行助之,广为扬之其美也。耐心乃柔持念意,遇难弗转,持愿望取,面坎坷而弗急,由是与或之处不易词斗,应物之用弗易于坏,应事业之为故易于成,于情弗恼故之无言苦也。专心乃意集而一分之义也,有情之念如珠接串,昼夜恒年而弗息之,物之所别由念执分,对之弗散则为其专也。宽心乃广量之意,宽而微挂,恶梦微乎,怖畏远之,宽盈乐盛,故于病苦颇淡,寿益是为宽心之用也。妒心起私欲之根,由妒之则思伤或,伤之不得自还于恼,恼苦痛悲,德识无宅,由是之心无受或尊,悠悠神体皆虚,妒落无知之辈也。灰心具退馁弗成之因,是败阵之折蹄马也,自弗以奔胜之,返之难脱其难,灰心所向取之不得也,事业之敌乃信愿之坚,握之则业成学就.失则伴灰而友,百无一能,故求进者视灰心而为敌。躁心为坏事之本,躁则忙难而理失也。情世或器世诸理立之恰妙,顺道而通,过急为逆行,法度则乱。躁心难发于智,失智必违理,故躁之因地而为乱也。假心乃缺德之源,具之假者易行于骗,于虚、于畏、于失、于自误也。告之东山数敌侵,主陈割杀伤友魂,传假情至害,自亦伤之。假心造词被人识,待出真机众亦疑,言制茗艺堪绿首,一经水沸展黄汤,受假而不为助销,绿王虽出,由疑之故失其购主耳,羊至鸣狼兮,归或瞻失信,复次无人助,狼至必享其汝焉,由是之道假心伤己。歹心乃自劣源之暗刃也,是为私欲之行,由自利而弗满愿,或妒、或狠、或敌之,由深其化劣所致也,具歹者必于谋,伤于彼而返自伤,歹心之动于国、于家、于或、于己之百害而无一利也,故终违法而招治之。私心为挡福之壁垒,私养或于无诚、无宽、失友、失亲,愚恶无智而无德,终归失福自恼。私心出利为己,众观远之,故失友、失亲、无宽心境而自恼苦之。私行之动根生无知,由是入愚,私欲不得,恶行随生至无所得,失众之帮也,独木难材而失福,内瞻心境由私生执故唯吾是理也。滴水之浪呼大海波,碧璃之见认作独翠,为是著而弗放,保守站道真知何途,福兮无门耳。幻心乃空想无实之定理也,幻为假象无常之友,幻站心所之故而弗入正知、正见、正事、正行、正语世事诸业。凡空意者,终无所获,水中泡视而如珠,握而不得,湖中月见其形,探而无影,梦居楼台,醒卧茅宅,何曾官贵之有。无常只度弹指间,幻心站诸正行,故失机、失时、失业,无才,无智而终。怒心乃失智难于理道之本,怒而不平,骗乱,害乱,辱耻所引而生我执,怒而伤身,消神,怒之失理则违事,故失智也,由是而于或伤情,于物乱形,于法乱格,于事业者多于败局而终也。狂心乃骄横极胜之现,具狂自傲谓无敌,无它所能,为吾独尊也,对或处情,面其技能学识包余足下小焉而为概之,为是之心众或视其恶疾,故无情于助反招远击也。毒心根出性源之罪,毒于无智无德,毒无良心故之坏,于人接物沾之者伤,闻之亦咒,故或视其恶必将远之,听而群起哄之,诸法事缘而弗近之,毒心生行害或坏物,终报于国法之制。公心乃诸心之正义,公在于平,吾与尔平之,自与他亦利于平,立众益而弗虑己者是为超或之公,立利于等者是平公,具公则远私,由然而近于识德,是故大公而微余,既公者何益于我也?微为己者得于生,成之技能学识具,具之方可业?圆,无具微我,体弗成,三业消然何来意,公私鉴行亦化空。二十心别,其力异具。君自量之,若成大器熟而读之,慎而用之,今文所谈之心力乃世事之用,弗作深解妙述也 。若解识、智、定、慧、无常、无住、心别、心变、转识而所生之无量异心,入之微观宇宙今所述者亿万之不及其一也。寥寥肤识以表俗意,君子之择自明其心,从良而至于幸,随劣而亡于难,送于悲。业之所向乃或之自为,故尔祸福之果得意识之因,由因起果返本于业也。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