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吉降养清真法王腾空而来

我一生参访过很多大仁波且、大法师,接受过若干灌顶,但能如《藏密真踪》一书中所谈到的,当今佛教界似乎已绝其人迹。因从小学习显教及藏密,修持「四部瑜伽」,加之常与世界各地显密高僧、大德、大活佛、大法师过从交往使然,因缘和合,方能得遇我在四川的上师,国际巨匠、法界泰斗,传授甚深法义。

当初与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佛陀上师有缘在北京国际饭店相会时,佛陀上师十分客气,平易近人,一派亲和大德之风,当时我还不了解佛陀上师的身份,只知道他是一个道德高尚、学识渊博的大师。

继续阅读却吉降养清真法王腾空而来

千年盲修魔子患 对阅课诵见邪恶

美国圣迹寺在执行政府保护大众健康安全的防疫规定下,按照法规在大殿户外举行了佛史固有、但圣者都罕见的胜义马头明王水坛珠卦,这一部法,连著名的大圣者、内蒙古大法王章嘉呼图克图都曾说:他还没有见到蒙藏两地有人修成马头明王水坛珠卦。圣迹寺竟然修成了如此千年难遇、殊胜的择决大法,实为庆幸!

继续阅读千年盲修魔子患 对阅课诵见邪恶

我经历了马头明王水坛珠卦择决法的实相震撼

佛教朝暮课诵历史十分悠久,晨昏课诵已成為佛教各宗各派大小寺院和居家信徒普遍遵行的定课,為佛教主修重法。祖师们传承下來的传统朝暮课诵,其仪制的具体由來现在已难考,然千余年來,千万的佛教徒天天以此定课坚持念诵修学,却难有人得到受用,更谈不上功德增长、获得成就解脱,这个事实令人记取了当年释迦世尊同意魔子魔孙进入僧团穿袈裟学习的事,也使人不得不起疑传统的祖师宗派传承课诵是不是早已被魔子魔孙混进僧团篡改,已经不是真正的佛法了?这个久久悬在心头解不开的疑团,一直无法明察。鉴於中国在2018年10月举行了一场世界宗教文化高层论坛,之前在全世界选拔尖峰高僧大德杰出的人物出席,我為了弄清这个难以解答的难题,藉此妄為按规定写了一篇5000到8000字的论文先去应徵,没有想到,中国在全世界除中国以外的所有国家里,选上的七名佛教高层人物中,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占了四名入选,很多名山大寺的高僧、著名大师都没有选上,我成了其中一名,参加了在中国召开的世界性的宗教研讨会,我的论文发表在本次大会的论文集中,我期盼能从其他的高僧大德中得到答案,结果未能如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终於在这一次千年难遇的马头明王水坛珠卦择决法中得到了正确清楚的答案!

继续阅读我经历了马头明王水坛珠卦择决法的实相震撼

胜义马头明王水坛珠卦圣法记实 ——千年难遇的无上殊胜大法

佛教正法所在的圣迹寺,在绝对遵守政府法令下,成功修了一场佛史上千年难遇的大法——「胜义马头明王水坛珠卦择决」,我有幸参加,以下是我亲眼目睹这场胜圣庄严,神威展显的实况记实。

一开始,在场的人员在纸上自行编写号码,再将写有编号的纸揉成纸团,让大家各自随意抽拿其中一个纸团,然后公众打开,抽到1号和2号的人,负责在五粒木色菩提珠中任选两粒,為这两粒菩提珠分别染上红色和绿色。

继续阅读胜义马头明王水坛珠卦圣法记实 ——千年难遇的无上殊胜大法

观世音菩萨能救世间苦 无刹不现身

观世音菩萨无量劫来,成就大悲法门,普济众生,于生死苦海为作船筏,于无明长夜为作明灯,救拔无边众生的苦恼,成就无量众生的道业。佛经中说,一切众生听闻观世音菩萨名号,见到观世音菩萨形象,恋慕、赞叹观世音菩萨者,都会得到殊胜的功德和利益。

观音大悲加持法

大悲观音加持法不是密宗,也不是任何一宗,祂不是分支宗派的法,就是纯净的佛教,是以大悲利益众生为本作为严规戒律的佛法。大悲观音加持法的戒律非常严,其戒规定:修此法之师要把收到的供养金必须在15天内全部拿去放生和做好人好事、救济贫困或灾难。如果不按这个戒规做,就犯了本法的戒律,破了戒体,当下就会失掉传承,一旦失掉传承,就为波旬魔子魔孙直接就地接管,成为妖法,其师即成妖师,这种情况,此圣法就变成了毒害众生的妖法了,南无羌佛在《学佛》一书中早已提到过。(查看更多:关于观音大悲加持法

受用录:能救世间苦 无刹不现身
受用录:我得到观世音菩萨加持了
受用录:法会殊胜,法喜充满
受用录:如愿得加持宿疾顿消
受用录:我领受了佛法殊胜加持
受用录:一次难忘的亲身经历
受用录:佛力加持真的非常神奇
受用录:我受到了大加持
受用录:我很想回家
受用录:我能为众生做些什么?
受用录:我今后要做的事
受用录:参加观音大悲加持法会受用
受用录:神奇伟大的佛法 ——参加观音大悲加持法会受用
受用录:心系他人,三业相应,佛菩萨会时刻加持我们
受用录:我得到观世音菩萨加持泪如泉涌
受用录:我在观音大悲加持法会中哭叫不停
受用录:我参加观音大悲加持法会的真实感受
受用录:亲身体验受用多,信念坚定发愿行
受用录:我得到观音加持在法会中开心的舞动
受用录:参加观音大悲加持法会的实况与感悟

来源:佛教网

真佛法实显道行,假佛法空说理论

2020年2月9日,在美国圣迹寺大雄宝殿,举行了一场真实的佛法道行法会——“拿杵上座”考试,目的是鉴别学佛修行人的实际道行,对自身体质结构的改变程度。未料到,这考试无意中牵涉到H.H.第三世多杰羌佛,让祂无法推托,出面解难。

什么是“拿杵上座”?文物古董商店里常见一种金刚杵,从几十斤到三四百斤不等,这类巨杵出自西藏,名叫“上座杵”,式样颇多,有普巴杵、五股杵、九股杵、时轮金刚杵、大威德金刚杵、密集金刚杵等,有前弘期经幻心时代所制,也有后弘期由莲花生大师改制的正确标準上座杵。人们普遍认为是艺术品,极少有人知道,其实它们是古代用于直接检查真假佛法的道行证量的,需要被检测的人单手把金刚杵提起悬空,在规定时间内放上基座,这种检测叫“拿杵上座”。实践证明,单手提起“上座杵”非常的困难,双手能提千斤重的人,单手连三百斤重的杵都提不离地。照法规,每个人依各自的年龄体重而有各自的达标标準,达到此重量标準称为“康体士”,康体士以上为上超,康体士以下为下降,上超的共有30个段位,下降的有5个级別。

“拿杵上座”是鉴別一个人是凡夫结构还是具有圣者成份的最科学的检测器,因为圣者的体质成份与凡夫完全是两码事,外表形象看来都是人,但内质是完全不同的质地,相当於鸠鸽与鹰,外表都是鸟,但内质结构和力量天差地別,这是自然存在的差异。专业大力士每天训练,经十几二十年才成为体质超强的大力士,但这依然是同类量的累积造成的增强,并没有本质的改变,改换不了其常人的体质功能,不能脱凡成圣。而修学了真佛法的圣者,却能远超大力士的体质和力量。初级圣德能在自身达标基础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为中级圣德,上超26至29段为大圣德,上超到最高顶峰30段是“金刚大力王”巨圣德。常规来说,常人中力气大的男士想上超两三段都很困难,国家级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圣体质结构所生发的圣体力量,断然不是常人体质所能企及的,特別是“镇殿金刚杵”“上金阶”或“离圣座”,那个等级的重量会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节垮架。必须是巨圣德体质的圣体力,才拉得起“镇殿金刚杵”。我们曾亲眼目睹亚洲龙武大力士“拿杵上座”,虽然他手指被当场拉裂出血,但最终上超了10段,获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师”金腰带,非常了不起。 

2月9日这天,圣迹寺大雄宝殿有一柄四百二十磅重的巨大金刚杵,是前两天圣德们在这里开法会时放上法台金阶的巨重的“镇殿金刚杵”,除了巨圣德,世界上从未有人将其撼动过分毫。“镇殿金刚杵”已放在金阶上,“拿杵上座”考试则无法启动,因为法规规定,杵在金阶上,便不可启用金刚勾拿杵,否则犯律规。大家极度担忧,所有力气大的人都上去请这柄巨杵下金阶,但无人能单手将该杵拉离圣座,他们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提拉,却丝毫不动,法会无法进行。正好当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请观礼法会,大家请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难。羌佛说:“我本来就不讚同你们这项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规之人,有几个是初级圣者?不是圣者,上超十几段都不可能!是谁把这杵放到金阶上的,就让谁把它取下来。”法师们说是一位圣僧拿上去的。羌佛说:“这完全是胡闹,这不是故意刁难吗?明明知道你们今天要考试,还故意设一个难关在这儿!让他给拿下来!”法师说圣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无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说:“我不是来上杵参与你们活动的,只是帮个忙。试试看吧,能不能帮你们把杵提下来还不知道。”说完,羌佛走到“镇殿金刚杵”面前,单手把金刚杵提起悬空圣座,依法取出了金阶。当下弟子们无比震惊,想不到羌佛只有一百多磅体重,却单手拿起了三百多磅体重的世界大力士都拿不动的远远超过了三十段的“镇殿金刚杵”,上超了五十多段!如此圣体质圣体力,实在是惊世奇观! 

“镇殿金刚杵”虽被请下了金阶,但地面金阶上还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试杵,也得提下金阶才能启动考试。其实大家知道,现场无人能单手将这柄杵请下金阶,就连亚洲第一大力士吕潇,去年12月“拿杵上座”最高重量才拿起226磅。今天同样,在场所有大力士个个勇猛上前奋力提取这金刚杵,这些人中有的平常参加大力士比赛能双手舞弄七八百磅,今日单手提这280磅的杵竟丝毫不动,完全舞弄不了!最后还是由羌佛单手提起取下了金阶,应试法会总算正式启动了。

这应考前的意外,却造成了神秘惊喜的发现,原来,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轻,而内质也与之同等,甚於年轻人的青春质地因子太多倍了!

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总部开初教尊说:“我敢在此断言,除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圣力,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师都别想提起‘镇殿金刚杵’分毫!”开初教尊从来没有练习过任何健身运动,更没做过任何重力训练,没有学过武术,只是个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这位老圣德是只差两岁就九十岁的老人了,体重一百八十多磅,三根手指头有骨节折断变形的旧伤,但他竟然用这只残缺的手,把另一柄初级圣者杵,依法规拿上了基座,上超了十六段,证明了得道高人圣者的超凡体质体力!就是这位老圣德,在十年前当众演示羌佛传给他的“摊尸拙火定”内力,肚腹发出高温达摄氏九十二度煮熟了鸡蛋。想不到他现在八十八岁了,竟然单手提拿金刚杵的力量超越了亚洲大力士吕潇十四段!这还是人吗?只能说是神!

在场众人一致公认,“拿杵上座”是鉴别真假佛法、真假圣者的最直截了当的检测器,是圣是凡,“拿杵上座”,一目了然!让人百思不解的是,整日进行重量训练的专业大力士们,为什么会不如一个打坐修行从不做重量训练的修行人的体质体力呢?如2014年11月代表中国到马来西亚吉隆坡参加世界大力士比赛获得的亚洲第一大力士的吕潇,2017年在辽宁春晚拉184吨火车前行20米,他体重350磅,年龄36岁,2019年12月27日在中国沈阳“拿杵上座”,他上超了自身达标标準2段;而一个体重180多磅,年近90岁的佛教高僧老人,却超过了吕潇的段位十四段!他的师父H.H.第三世多杰羌佛更是令人无法想像,只能说,除了佛陀的本质,有谁能做的到呢?无论我们相信不相信,事实就摆在面前,没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当提起了实际的重量,除了惊叹认可道行高深,我们还能说什么呢?这次活动让我们明白了,佛教历史一直以来处於模棱两可的玄乎空论,总算打开了枢纽,亮出了实质的真相!

年近九十岁的圣德开初教尊当众单手拿起了两百磅金刚杵悬空七秒上基座
开初教尊右手三根指头有折断变形的旧伤,而他正是用这只有残疾的手,拿起了两百磅的金刚杵

文/资深媒体人 有年撰稿
图/资深媒体人 慧君摄影
蔡晓薇 律师现场公证

来源:佛教网

《古佛降世的背后》

来源:佛教网

《揭开真相》

来源:佛教网

古佛的圣针治好了我的肿瘤

古佛的圣针治好了我的肿瘤
——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约1987年,我无意间发现左手腋下长在皮肤表面的粉红色斑点,在斑点下还有一个小硬块。起先不以为意,也没有去看医生治疗,就这样拖了两年之久。此后,身体开始感到不适,很快的并扩散到全身。一次跟朋友闲聊中,对方也相劝去看医生,但也始终找不出任何原因。一天在医院的墙上看见挂着的一些相关淋巴腺肿瘤的海报就跟自己身上的状况相似,当时腋下的肿瘤硬块已肿胀到大约50元硬币大小,并且由粉红色转为深红色,当时心中很是慌张,当下也没有勇气再次进去医院作任何进一步更精密的检查,因为我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将会承受不了再次这样的打击,因为我刚动完子宫肌瘤的大型手术,所以只能默默的承受,也不敢告知家人。

  在一个因缘际会之下,跟一位朋友无意间聊起上次子宫肌瘤的手术状况,才又提及这次腋下的异状,这位朋友听完,说要引见一位至高无上的佛陀上师帮我医病。当时我还不了解佛陀上师的身份,只知道是一位具崇高道德的国际大师,我也没有任何疑惑,就跟着这位朋友去大陆四川成都拜见至高无上的佛陀上师,等了十几天才有幸见上一面,当时佛陀上师问来成都有什么事?我当下马上告知佛陀上师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佛陀上师很是慈悲的说:“好,好,让它去了就行了。” 然后,佛陀上师拿了一根普通银针要开始帮我医病,并说待会若是有肿胀疼痛要说出来,只看佛陀上师嘴里持咒,然后就在我左手的虎口穴上扎了跑马神针,并吹了一口气,在这同时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到处流窜且全身肿胀,肿瘤的温度开始升高,好像火在燃烧。连续三次反覆同样的动作之后,佛陀上师说:“你平常持什么佛号,就持什么佛号。”我说持南无观世音菩萨,佛陀上师说:“好,好,你就持这佛号,要诚心诚意,很快它就会离开你了。”就这样,我很开心的回到台湾,然后就如往常一样又开始忙着生意,也不忘记一有空就持佛号。回到台湾后开始几天,看它没有长,也没有小,大约20天左右的某一天在洗澡时,突然又想起腋下的那块红斑肿瘤,赶紧去照照镜子,才惊觉硬块已经缩小范围,由原来50元硬币大小缩小到大约1元硬币大小而已,当时真的开心到要跳起来。感恩!!感恩!!这两个字真是发自内心的由衷感谢伟大至高无上的佛陀上师。在此之后我更加诚心诚意的持诵佛号,感恩至高无上的佛陀上师。

  可是就这样,大约又过了一个月,肿瘤一点也没有再缩小,我又有些慌张了,就在一天晚上,我听到一声响声,左手腋下的红斑点硬块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此时此刻内心的激动与感谢已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之前的阴霾也都一扫而空!后来就皈依我伟大的佛陀法王上师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至今已17年,现在的身体状况可是比年轻时还要健康内心也更快乐!!

  以上所说一切属实!! 若有虚假,愿堕金刚地狱!!若属实言,一切功德都回向给法界一切众生!!

      弟子:李庭英 叩上十方三世诸佛

转自: 佛教网

金刚圣针的威力

金刚圣针的威力
——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我叫付光芬,从小体弱多病,长大母亲对我说:“女儿!你从小体质差,去学医,对身体有好处,又不用体力劳累。”1958年我就开始跟师学习中医。由于多生累劫业力之病,并未随我学医的知识和行医经验而减少,疾病总是跟著我转。1978年连续几年胃溃疡大部出血、屙血、吐血。到1981年只好做胃大部切除术,术后身体更差,进食少,脸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精神衰弱,行动缓慢,常常不能上班。直到1987年在友人的关心帮助下见到我的佛陀恩师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当他老人家了解我的疾苦、贫困时,对我非常慈悲关心,为我打一针金刚圣针,叫我把足三里现出来,佛陀恩师就蹲下来为我打针,一针下去佛陀恩师就说:“注意!我要运功了。”当佛陀恩师在我的面前结个手印一比,我立即感到麻木胀痛,全身发热出毛毛汗,佛陀恩师听到我叫痛连连,就把手印放开,我立即感到刚才的麻木胀痛都没有了,只感到身体从来没有的轻松舒适。佛陀恩师接著说:“这一针为你打通经络脉结,你太贫血了。”当时的我还未皈依学佛,佛陀恩师对我及一切众生都当亲人对待,平等施予大悲援手。1988年我才知道要皈依学佛,离苦得乐,走解脱成就之路。跟随三世多杰羌佛陀上师后,我身体一天天好起来,面色红润了,神清气爽了,说话声音洪亮,行走有力,慢慢体悟到佛陀上师是多么伟大,佛法真实不虚。见到我的人都说:“这两年你完全变了,不像以前弱不禁风样。”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事,我去西藏、青海高原缺氧的地方回来身体无恙。由于受佛陀上师教诲加持,我的医学水平提高了,参加全县考试首取中医医师资格证书,参加省、市考试取得主治中医医师资格证书,医院为我挂专家门诊牌,病人一天比一天多,很多远、近疑难病症经我治愈。在当地小有名气,我拥有的一切一切全是学佛后,佛陀上师教诲加持给予的,佛陀法王上师对我恩重如山,点点滴滴都烙印我心中。
  我记得大约是1989年的一天,佛陀恩师的弟子刘子芳到新都南新区的家,求佛陀恩师救她,她说她这个病好多年了,痛起来要命、要倒。国内各大医院都去过了,花了很多钱就是不见效。当时只见她面色青暗,全身强直,不停叫疼痛难忍,一会倒地不起,面无人色,佛陀恩师立刻为她打金刚圣针加持她,由于休克,下针时她并无反应,过一会取针时刘大姐清醒并站立起来说她不痛了。每当我看到佛陀恩师金刚圣针的神奇,我就更想学打这个圣针。有天我对佛陀恩师说:“佛陀恩师您教我神针,我好去救治其他病人。”佛陀恩师对我轻言细语地说:“光芬,你功力不够,以后再说。”有一次我见到台湾的喜饶根登仁波且也向佛陀恩师求学,佛陀恩师却说:“你的功力不够,以后再说。”
  后来我才知道金刚圣针是佛陀恩师他老人家证德证境证量的功德力,以大悲菩提圣心施加一切,患身病、心病、业力苦难众生的,并随时教诲慈悲加持使众生从苦难中解脱出来,找到治病防病的根源所在处。
  跟随佛陀恩师十多年,弟子光芬从一个不懂学佛修行的人到如何才能成为三门合一的佛弟子,无私利人的人,在佛陀恩师加持和历代祖师传承力的加持下,形成一种果德,才能使佛弟子走向解脱成就之路,佛陀恩师无与伦比的恩德加持下,佛子内心才升起了菩提心,自觉觉他。佛陀恩师对弟子及一切众生施以慈悲、关爱、呵护加持有加,无以言表,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深感佛恩难报,唯有发愿生生世世做佛陀之子,虔诚恭敬皈向依傍永恒的佛陀上师,只有佛陀上师才能带佛弟子出离生死轮回苦海,走解脱成就、了生脱死成佛渡生之路,担佛菩萨荷担家业,报佛恩。
  我今年已满了65岁,以上是我亲身经历,真实不虚,无有妄语。如有妄语我堕入无间地狱,如真实不虚,愿此功德供养佛子伟大的佛陀父母亲,回向所有的金刚师兄弟,早证菩提,回向六道诸有情,阿弥陀佛。  

佛弟子 付光芬讲述敬呈

2006年4月16日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