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圣如来的圣量

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是多杰羌佛真身降世,因此,三世多杰羌佛或为教化弟子行菩提道,或为解救众生于苦厄之中,皆是佛陀行举,这方面的先例,多得无法形容,如黄辉邦大居士是江西师范大学的教授及江西佛教协会副主席,他九十岁了,没亲见过阿弥陀佛,希望能和佛陀见一面,结果三世多杰羌佛同意他的请求说,只有给他一次机会,在曼荼罗时轮坛城境中,三世多杰羌佛让黄辉邦大居士看着,佛陀将马上降临,此时黄老居士突然说他不要看佛陀了,只要看护法,愈威猛的护法愈好,三世多杰羌佛说:「好!」然后当下立刻请出护法,黄老居士见到后,吓得惨叫数声,倒在地上,随着合掌顶礼,现有法音「三世多杰羌佛为黄辉邦修护法」的录音。又如林刘惠秀居士,三世多杰羌佛对她的生死时刻了如指掌;又如赵贤云居士,三世多杰羌佛同样知道何日何时几点几分往升。又如汉人在世第一大格西在接受记者录像采访时说:「我是已经学佛六十年了,见过上百个所谓的藏传佛教的大德,中国的佛教大德如太虚法师我也同他相处很久,法尊法师这些大法师,我也曾经受过上六百多种的灌顶,但是,灌了之后,对我的影响力、对我的加持力不如我今天一天大师(即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以下同──编者注)给我的开示、给我的灌顶如此的有效,所以,不禁啦,我心里想起来,我是六十年的学法不如一天,六十年过去了、空度了,不如今天一天。所以我向大师发愿:我亦尽我今生的精力,努力学习,根据大师的意愿,回到美国,普渡众生,不辞辛劳,不求供养,以继承大师的这种功德跟大师的感恩之念,这是我今天所说的真话。」(摘自录像带中格西讲话原文──编者注)格西虽然如此发心,但他却没有认出云高益西诺布竟然是至高怙主,多杰羌佛第三世。又如释了慧,已经坐化圆寂,成了冷却僵硬死了的人,三世多杰羌佛当场喊阿弥陀佛把她留下,七位出家人在场亲眼得见大惊失色等等实例。

转自 佛教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