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日报》2020年12月8日: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记者叶柏成台北报导】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所委托,随后又委由台湾世界佛教正心会办理为期两天的「金刚杠拿杵上座」测试今〈8〉日首登场,截至截稿为止,今天报名的30几位男性参加者,平均年龄在36岁左右,体重在70至80公斤,只有两位用金刚杠举起200磅的重量,但没有人使用金刚钩提拿起200磅,在网络脸书上公开批评开初教尊的刘先生提拿三次都失败,于放弃往下减重提领后领取出场费随即离开。

继续阅读《民众日报》2020年12月8日:金刚钩拿杵上座检测 没有人完成180磅

诽谤圣德者耍赖不敢去美国参加测试,美国圣迹寺将亲自把金杠杆运送到台湾

说假话夸大自己,很多没有道德的人都会做的。金艳萍和徐莅达两位善信的悬赏声明公开以后,刘子朋现在知道提不起规定重量的金刚杵了,开始耍小人动作,无赖要求。

我们的声明已经公布于全世界,非常明确,刘子朋既然侮辱高龄的开初教尊,丧失伦理,称圣德为一“老头”,并号称找人提得了上座金刚杵,希望你说的话不要给世人看穿,你刘子朋必须找一个跟开初教尊年龄、体重相仿的人,体重在180磅至190磅之间,请注意年龄和体重!这个人必须用金刚钩提起开初教尊提起的230磅重的金刚杵或杠铃,悬空8秒钟,来向世人证明你不是一个虚吹说大话假话的人。

继续阅读诽谤圣德者耍赖不敢去美国参加测试,美国圣迹寺将亲自把金杠杆运送到台湾

世界佛教正心会 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世界佛教正心会代表美国圣迹寺将在台湾举行佛教“拿杵上座”测试,验证是否具备与开初教尊平起平坐“拿杵上座”的资格。

首先严正声明,我们佛教徒大悲为本,是慈善忍辱修行人,从不与人争斗输赢,绝不争名夺利,因此不会与谁比试高低,也不会对众生搞演示,浪费修行光阴。“拿杵上座”检测,是属于我们佛教徒们,检测内部佛弟子们修行后的身体状况,是增益还是损减,所设置的考试验证,这个验证不是拿来与任何人比输赢的,如果与人争名比高低,那就不是在修行了。正如南无羌佛当天拿杵时,在大众的强邀之下,帮助把杵提下了金阶,而南无羌佛当即就说,他是一个惭愧的行人,与大家一样,不是圣者,他提了这个杵,手都痛了。而且南无羌佛怕伤及佛教徒们的情绪,隔一天还说,为了提杵,他的手、腰都痛了,第二天一百斤都提不动了,羌佛是何等的圣洁、高尚、无我、以惭愧自居的言行!而是金艳萍、徐莅达两位佛弟子,想验证一下世界上是否有人能单手提得起羌佛所提的434.8磅重,悬空13秒,上超56段。事实上,当天拿杵尾声,公证律师蔡晓薇再度称重验证,发现羌佛上超了59段。至于开初教尊在内部考核时,单手提杵最高为230磅重,悬空8秒钟,也是金艳萍、徐莅达二人自愿发心悬赏500万美金:若有人与开初教尊年龄、体重相仿,能打破开初教尊的纪录,上超22段,便奖赏美金500万,而不是开初教尊要跟哪一个比强弱。我们修行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修得成就,去利益、关爱众生,没有丝毫伤害他人的行为。

继续阅读世界佛教正心会 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

《台湾好新闻》2020年11月:“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美国圣迹寺释正睿比丘尼受金艳萍、徐莅达两位善信的委托办理「拿杵上座」的具体手续,约10天前释正睿比丘尼委托台湾的世界佛教正心会在台处理“拿杵上座”事宜。11月8日是具体面试检测资格的第一天,该会邀请台北市王鸿薇议员、新北市社会局林坤宗专委、谢佳芸律师、法学教授程明修教授、王煦棋教授、立法院陈研究员及记者等社会贤达人士、公正的第三者见证拿杵上座使用的短柄金刚杠,杠片的重量,同时也见证依举办「拿杵上座」测试公告办法,以及8日、9日于台北文殊院公开举行“拿杵上座”测试。

继续阅读《台湾好新闻》2020年11月:“拿杵上座”具体面试检测资格 公正第三人见证

大成就者:开初教尊

H.E. Kaichu Rinpoche

开初教尊是一位非常忠心于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如法清净修持者,是摩诃法王认证的转世仁波且,他是在一批受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取发灌顶的尊者和仁波且们中成就最快、证境最高的。他长期与摩诃法王住在一起,处处以佛事为第一,接受了明行、暗行诸多考验,诚心无比,在摩诃老法王的圣因缘下功德成熟,终于接受了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投花坛城圣义内密『现量大圆满』灌顶,就在一小时内,成就了虹身法境,简直是达到闻所未闻的快捷道量成就。

继续阅读大成就者:开初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