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佛教总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7号)

针对两个严肃问题,特公告如下:

第一,关于在世界各国出现的新冠疫情,南无羌佛已经多次告诫大家,要大家相信政府的处理,遵守政府的防疫法规。但南无羌佛没有修过所谓的加持法水防止新冠病毒,佛陀从来不会搞这些违背修行因果的作为。

继续阅读世界佛教总部公告(公告字第20200107号)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咨询(第20200104号正确版)

致所有佛弟子: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於2020年8月17日发出了回覆咨询第20200104号,但由于具体经办人在处理过程中,未能认真校对,将 “你不了解胜义法规,自然正常”这样一句话的“”字丟掉了,变了“你了解胜义法规,自然正常”,彻底颠倒了含义。
现在,凡收到了“回覆咨询第20200104号”的佛弟子,请立刻删除错误邮件,以免造成因果黑业,而保存此“回覆咨询第20200104正确版”,凡是已经转发到其它平台、网站的佛弟子,也请务必在相关平台、网站上删掉旧的版本,而用今天的“回覆咨询第20200104正确版”替换,并请读者删除旧版本,保留此新版本!
由于经办人员的疏忽,而造成如此大的失误,经办人员已经深切忏悔!对于给所有佛弟子带来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祝大家
功行并进,福慧增益!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
2020年8月18日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

回覆咨询

(第20200104号正确版)

宇令佛弟子:

        你来文说理阐道,是建立在当今世界佛教的现状上,我们认为你的观点正确,但根据你所讲述之理法,清楚地表显出了你所学的是世俗马头明王法,不属于胜义马头明王法。水坛珠卦法,是唯一的胜义马头明王法仪轨中的珠卦章规,至於除此之外的火坛、风坛、土坛、彩砂集坛,都属于普传於世的常规马头明王法,但正如宇令大德在来询中提到的,章嘉呼图克图说马头明王水坛法,於色究竟天传承於世,章嘉法王那样的大菩萨转世者,都没有见到过蒙藏两地有人修成,可想而知,你不了解胜义法规,自然正常。这也说明,在此世界,未遇法器大圣材,所以佛教界才会风起弘传世俗的马头明王珠卦法,你提到的马头明王四大法,正好证明你没有遇上水坛马头明王珠卦法,因为这是马头明王法的最高顶首法,为莲花之总摄,是唯一的马头明王胜义法,佛弟子们均应了知,世俗马头明王珠卦法,自然是不具备精确择正邪之法的,胜义法与世俗法天差地別。世俗法六个白珠、六个黑珠,共十二粒珠,全数放入泥制瓶中,此为“土坛法”。经修法施手印,伸进看不到卦珠的瓶中,第一次先抽出一珠,拿到的是白珠,才可以再进入第二次,拿出两个珠,第二次两珠均是白珠,然后才能第三次入瓶抽拿出三个珠子,若三个都为白珠,则属于正确无误定性。也就是三抽六白为正,若其中掺一粒黑珠,则为不正确(另有详解)。

继续阅读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咨询(第20200104号正确版)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咨询(第20200103号)

回覆来信咨询:

1. 在当今时代,能称为佛教法义的,只有经合法批准出版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书、国际佛教僧尼总会直接发放的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法音。除此之外,其它未经胜义择决、本尊定性的,均不知是正是邪,是佛陀正法经教,还是魔子魔孙们在执行完成波旬魔王的愿力、篡改为正邪相混的东西了?本总部不敢下断语是邪是正。

继续阅读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咨询(第20200103号)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回覆咨询(第20200101号)

回覆来信咨询:

无论你传来的此人烧出的是不是坚固子,但有一点可确定,他在生未闻其有圣量道行。就是世界著名高僧正果法师,他烧出很多坚固子,他的弟子们要送到峨嵋山修塔,俱舍论巨匠遍能大师说:「他的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普贤菩萨的道场修塔,峨嵋山不接受,送到重庆北碚汉藏教理院旧址去修,正果法师当年是汉藏教理院第四班的学生。」至於你传来的这位是不是法师不重要,但他没有圣量道行,就不具格宣传,再退到一万步来说,要用在南无羌佛法音闻法点供奉的任何事物,绝不是凭这样烧出一些坚固子就可以进入的,南无羌佛法音闻法处是佛陀正法处,不够格者,无资供宣,无论是谁的所谓圣物,未经胜义择决定性,一律视为非确定性圣品,用来宣传得先确定他的身份,此人知见正不正,是凡是圣,不是烧出坚固子就有价值,而是要看道行圣量,否则他就不是圣者。

世界佛教总部咨询中心

2020年5月8日

来源:佛教网

感恩——能隐身的和尚开悟了我(前言)

感 恩

——能隐身的和尚开悟了我

也许有当师父的人,会指令他的弟子,不准看这本我如实记载编辑的书。为什么?因为他担心他的追随者看了以后,会清醒认出他不懂真佛法,他传的是假佛法!我不同,我希望我的跟随者都能看任何为师者的书,只要是正知正见,尽管研究,邪恶才怕见正气,你若是真金,还怕火炼吗?只有破铜烂铁冒充黄金的才怕进炼金炉!!

编著:印昌

继续阅读感恩——能隐身的和尚开悟了我(前言)